夹好上课别流出来了什么意思

第385章番外9方拓的爱情

没有这一刻让方拓更加清楚内心的想法,他无法平衡阴阳的相爱,只能暂时保全现实里的爱情。(wenxue6.com)当看到卷缩在墓碑前的于悦时,他心中翻江倒海五味杂志。

于悦哭红的双眼带着迷离的柔情委屈地望着他,声音依然轻柔:“方拓,你告诉我你是爱她还是爱我?”

“悦悦”他指腹摩挲着她红肿的眼帘,声音哽咽,“不要逼我了好不好,我不想她太伤心。”

“方拓,你既然那么爱她为什么不救她?”于悦从表姐哪里知道了玥玥的事情,她亲自跑来这里看这个女孩,她看到了,一个笑容明媚如春风一般的女孩就这么消失在天地之间,成为了他永远的想念。

他当时一定很难过,一定很痛苦,一定因为自己没有救过她而感到愧疚难过,终身遗憾。

是的,他不止一次因为没有救过玥玥而自责不已,但是木已成舟,事实已经成为事实,她再怎么自责也无法让玥玥活过来,而唯一能做的便是更深的藏起。

于悦的追责是愤怒的,她不明白一个人明明可以救他深爱的女孩为什么会选择那么自私地放弃?

她不懂这个男人,她有些抗拒这个男人的接近。

方拓伸手紧紧将她裹在怀里,紧紧地裹在,一遍一遍说着对不起,说给墓碑上的玥玥听,说给自己听,说给此刻表示着自己的愤怒的于悦听。

她那么悲愤地质问只能说明她心疼墓碑上的女孩,同时更心疼自己。

她能够推己及人地质疑自己,只能说明她心中的善良有多重。

“呜”

于悦悲痛欲绝地哭起来,不明白为什么那么伤心,就是忍不住想哭,为那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哭,为眼前这个一直内疚的男人哭,更为自己不经意地触碰到他的爱情而哭。

方拓捧起她的脸颊,低头准确地寻到她的红唇,重重地压下,辗转厮磨,勾连缠绵。

濛濛细雨又飘飘洒洒落下,打湿了两个深情拥吻的人。

他只想告诉玥玥,这一生他亏欠的只能下辈子还她,而这一辈子他必须牢牢抓着眼前的幸福。

如果只是沉浸,他将一辈子不得解脱。

没有错过就没有更好的相遇,其实如果时光倒回,他宁愿违背严悦歌也绝不会犹豫救玥玥。

只是一切都不能再用如果来诉说一切。

我们用不着编织任何借口来开脱自己的私心杂念,只能用最善良最真挚的爱情去对待另一个出现的人。

于悦洗过澡,抱腿坐在床边,披散着湿哒哒的头发。

方拓轻轻地蹲在她面前,双手轻轻地握着她双手,仰着脸轻柔地望着她。

于悦紧抿着绯红的嘴唇,羞臊地定定望他,他那么专注的目光让她无法抗拒他的温柔。

她在墓地答应爱他,替玥玥好好爱他。

他也答应好好爱她,用最炙热的吻表白了一切。

可是这一切都像是自己偷来的,偷了一份属于别人的爱情。

“我是不是爱情的大盗?”她切切地追问。

“怎么这么说?”他轻柔地摩挲着她白皙的双手放在嘴边轻轻啃咬着,不轻不重的。

“因为我取代了她。”

“不是取代,是延续。”他起身坐到她身边将她整个抱在怀里,嗅着她发丝间淡淡的清香,“你延续了玥玥的爱,拯救了我。”他情深意切地说出想法。

于悦羞羞地笑了起来。

“方拓,为什么我会在迟疑了那么一刻之后就义无反顾地爱上你了?”她有过抗拒,却仍然选择了靠近他温暖他。

“因为你内心的感受告诉你,你爱我。于悦,你爱我呀,不然你不会那么痛苦。”此刻他感觉这个怀抱很充实,这个人生很充实,他的生活很充实。

“可是我要怎么跟家里说?”

她犯难了,家里要是知道她要嫁给一个带着孩子的男人,一定会反对。

方拓安抚:“不用担心,这件事交给你表姐处理,她绝对会让你后顾无忧。”

于悦沉思许久,偏头望着他有些后知后觉地说:“我怎么觉得这是你们设下的一个坑,我就这么傻傻地跳了下来。”

方拓轻笑起来,额头低着她的额头,情意浓浓地说:“没有爱情做基础再大的坑也骗不到你,于悦你爱我,真的。”

“是吗?”她问自己,耳边一热,他的吻就追随而来,伴着他嘶哑的声音:“来,我告诉你你有多爱我。”

她只是愣怔了一下整个人已经躺在他身下,他俯首含情凝望着她娇俏的模样,慢慢低头。

于悦紧张地抓紧了他身后的衣服,慢慢闭上眼睛,一股温热覆盖在她眼帘,她内心一片酥软,而后整个就那么陶醉了,迷乱了

一夜青鸾,她交付了自己的一切。

天色大亮,于悦起床,方拓正在厨房做饭,阳阳已经洗刷一新等着吃早点,看到她急忙打招呼。

“阿姨,我什么时候喊你妈妈呀?”阳阳掩饰不住自己的开心。

于悦脸色一红,急忙跑进卫生间收拾自己。

吃完早餐,一家人收拾好下楼。

阳阳和于悦坐在车后相谈甚欢。

方拓坐上车,刚要启动车子,他定住了目光,只看见从小区门口缓缓走来一个女人。

她身材窈窕,高压端庄,一袭长裙穿的超凡脱俗。

女人有着一张鹅蛋脸,狭长的凤眼,嫣红的双唇,长长的睫毛不时的忽闪着,长臂白皙,垂在身体两侧。

她缓步而行,慢慢朝着方拓的车一步一步毫不迟疑地走来。

每走一步,方拓的内心就颤抖一下,每走一步,那些往事便清晰地从脑海里闪过。

他迷恋而昏乱的少年时代就是随着这个女人结束的,她不仅亲手教他学会玩女人,还亲自教他怎么在玩过女人之后抛弃他,她就是一个女巫,一个被精神控制了神经的女巫。

“爸爸,那个女人走来了?!”阳阳有些惊恐地瞪大眼睛。

于悦紧张地抱紧了阳阳。

方拓轻启薄唇淡淡喊了女人的名字:“严文雅。”

风吹来,吹在女人凌乱的长发上,她抿唇轻笑,淡淡说了句:“方拓,好久不见。”

全书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