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一天不做就难受呀

“你在家好好休息,好好养胎,我不会有事的,段祁和业都会跟着我去,放心吧!”玄煜伸手扒了扒凌千烟的长发,放在自己的鼻子上闻了闻,一脸溺爱的望着她,轻轻的在她额头吻了一下,动作非常细腻。

凌千烟被玄煜的柔情融化,知道自己拗不过他,最终点了点头,咬了咬嘴唇说道:“那你一定要小心!”

“肚子里的宝宝,还等着看他的父亲,还想听他的父亲说话,听他的光辉事迹,这些可都是你的责任,你的命还是我们娘俩你的,无论做什么,都要考虑清楚了!”凌千烟紧紧的盯着他,一字一句说道,没等玄煜回答她的话,立即踮起脚吻在玄煜的嘴唇上。

一触即离!

玄煜先是一愣,旋即甜甜的笑了出来,凌千烟的这个吻,给他的感觉极其不一样,而且还带着一点点的甘甜味道,让他的心头镇定且有些淡淡的幸福,所以他笑了出来,没有说话,但两人心中都懂。

很快便到了玄煜出发的日子,凌千烟亲自相送,望着玄煜离开皇城,然后才满心沉重的回到摄政王府。

而与此同时,福伯也开始调动自己的人马,准备开始做出一些动静,恰好玄煜离开了皇城,这件事也无法联系到他的头上,且这件事也征得玄煜的同意,一时间暗涌流动。

护国公主待在自己的府邸,静静地坐在自己的闺房中,手中拿着一个酒杯,轻轻的摇晃,眼眸中带着一抹阴冷之意,嘴中喃喃自语:“摄政王,本公主看上的人,还没有逃得掉的,如果不能够为我所用,那我就会将他彻底的毁了,别人也别想占有!”

“你以为你的那点破事本公主不知道?”护国公主说到这里,一口将酒杯中的酒吞下,脸色在刹那间变得红润起来,任谁看到都有种想要咬一口的冲动。

而恰在此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护国公主面不改色,淡淡的说道:“进来吧!”

进来的是一名男子,一看便知是护国公主的人,他本气色匆匆,但当他看到护国公主红润剔透的脸,心中竟然有些一股浴火在蔓延,甚至心中有一种冲动,想要将护国公主压在身下。

正当他看的着迷时,护国公主突然回头看来,笑道:“好看吗?”

“好看!”那人没有任何犹豫,脱口而出,他没注意到护国公主眼中多了一抹阴挚,笑容也变得冷漠起来,问道:“那你喜不喜欢?想不想上来?”

护国公主还做了个诱人的姿势,抛了个媚眼,那人直接连魂都被勾走了,怔怔的望着护国公主,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公主还美,但……小人怎敢亵渎?”

到此时此刻,他才回过神来,可护国公主却已经恼怒,露出讽刺的笑容,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条狗而已,也敢打本公主的注意,赐你死罪,自刎吧!”

那人面色难堪至极,他知道护国公主要他死,那他就铁定的活不了,哪怕他武功再高,也没有可能!

他的心中突然生出了歹意,身体猛的朝护国公主扑去,不是为了占便宜,而是拿下护国公主作为筹码,让自己活下来而已!

可他终究小看了护国公主,她甚至都没有动,有一道黑影突然出现,挡在她的前面,冷冰冰的看着他,如同死神降临一般,让他感觉窒息,喘不过气来。

“亵渎公主,死罪!”黑影冷漠的说道。

黑影抬手射出数道飞镖,直接将那人打成蜂窝,死的不能再死,护国公主眉头微皱,起身准备离开,只留下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处理干净,本公主不想再闻到任何异味!”

“另外,去皇宫告诉皇上,就说福伯调动人马,嗯……这件事你都知道,就不用多说了!”护国公主刚刚走到门口,突然停下脚步说道。

“是,我明白怎么做!”黑影点了点头,凝声说道。

黑影望着护国公主的背影,眼中带着炽热的光芒,那竟然是崇拜,谁说女人就不能成为枭雄,这护国公主不就做到了这一点,对于那炽热的目光,护国公主毫不在意,只是弯嘴笑了笑。

黑影将房间里的尸体处理完毕,然后才离开府邸,只身前往皇宫!

护国公主没有给他令牌,而且他的存在也非常隐蔽,外界根本没人知道,所以他进入皇宫是被押着进去的,如果不是他说有紧急情况汇报,那些守卫会直接将他带去天牢。

皇上听着汇报,也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神情,微微思考后,让守卫将人带了上来!

望着那冷漠的身影,皇上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喜欢,于是皇上的态度也变得冷漠,冷冷的问道:“你是何人?来皇宫又有何事?你可知道,这里是不能够乱闯的!”

“这里是皇宫,自然也知道不能乱闯,至于我是什么人,那无关紧要,我来只是为了报信而已!”黑影冷漠的说道,似乎在他眼前的不是皇上,而是一个普通人,这让皇上对他的感觉更差了。

“摄政王前去边疆镇守,他的旧部却已经开始行动,如果此时出手,会让摄政王损失惨重,甚至重创,让他的势力极速削弱,这是有关信息!”黑影说着便丢出封信,动作简练,气息漠然。

皇上虽然不悦,但还是让人将信封拿来,看了之后眉头微挑,问道:“消息准确?”

“百分百准确,毕竟摄政王与我有仇!”黑影突然叹了一口气,语气依旧,然后转身,问道:“我可以离去了吧?”

黑影背对着皇上,带着一抹孤傲,皇上皱着眉头望着他,守卫的冷眼看着他,只要皇上说一句话,他们就会义无反顾的扑上去,将这陌生的人杀死了,但皇上却没有下令,而是过了几息时间,才开口说道:“回去告诉你背后的人,不论他是什么目的,朕这次都会帮他一把!”

“会的!”黑影冷冷说道,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直到黑影彻底离开之后,皇上身旁的小太监才一脸不解的问道:“刚才为什么将他留下,要是让别人知道这件事,那岂不是要落人口舌了?”

“朕做事还用你你教?知道这件事的人,不过寥寥几人,不论谁泄露了这件事,朕就斩了谁!”皇上目光突然一瞪,一股煞气自然流露出来,上位者的气势全然绽放。

小太监浑身打了个哆嗦,一脸惊恐的望着皇上,惶恐回道:“小的该死,皇上做事自然不需要问小的,小的一定会管住这张嘴,绝不会透漏半个字,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冷冷的望了一眼小太监,随后一副不耐烦的望着,摆了摆手,说道:“管好你的嘴,下去吧!”

“小的告退!”小太监恭敬拱手,然后徐徐退了出去,留下一脸凝重的皇上。

不久之后,皇上起身来到自己的书房,出人意料的取出毛笔,然后在空白的纸上书写,可偏偏许久都没能落下一笔,一直过了半刻钟,一个字才写完了一半。

皇上抬起脑袋,目光中有些中犹豫,其后带着一丝狠辣,嘴中呢喃:“玄煜,朕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可你偏偏不懂得珍惜,如今更是准备造反,即便不是造反,你的举动也让朕满心担忧,哪怕是愧疚于心,朕也要覆灭你,让这种忧患彻底灭绝!”

话说到这里,皇上这个字终于落下了最后一笔,这赫然是一个杀字!

在写下这个杀字,就表明了皇上的决心和态度,对玄煜的一种反击。

放下手中的毛笔,皇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只见书房中突然出现一名暗卫,在皇上的脚边单膝下跪,凝声问道:“小人参见皇上!”

“启动暗卫,尽量杀了,这几人是重点,朕要他们死!”皇上丢出一个名单,冷冷的说道。

暗卫有些诧异的望了一眼皇上,启动暗卫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要知道自从暗卫成立以来,也只是和别人在外界行动,而如今皇上口中的启动暗卫,那是要让所有的暗卫参与,这让他如何不吃惊?

但他不敢质疑皇上的决定,立即应道:“遵命,属下这就去安排!”

“下去吧!”皇上挥了挥手,然后转身来到窗前,一副入神的样子看着,暗卫悄然离开,没有打扰皇上。

此时此刻,福伯已经下达了命令,邻城的势力已经开始往皇城渗透,他们还不知道有一场灾难即将降临他们头上,福伯悠闲的坐在凌府,他的身边站着一名黑衣人,面色冷漠,沉默不语。

“都准备好了?”福伯目光微微眯,凝声问道。

“老爷,一切准备妥当,兄弟们会伪装成商队进城,上次不也试过了吗?这次肯定不会有问题的!”黑衣人微微拱手说道。

福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面无表情,黑衣人见状拱手离开的院子。

福伯的眉头微微皱起,他的心头有些不安,似乎有着不好的事情要发生,活到了他这个年龄,对这种感觉非常的看重,但却又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无论怎么都预防不了,只能够祈祷。

皇宫里,太尉被皇上宣见到了书房,太尉一脸恭敬的样子站在皇上对面,凝声开口说道:“皇上,不喜欢找老臣有何吩咐?”

“朕找爱卿自然有事,不过并不紧急,爱卿可愿陪朕下一局?”皇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语气也非常平淡。

太尉闻言望了望桌上的棋盘,心中对皇上的举动有些琢磨不透,但却不敢去触怒,最终还是点点头,决定跟皇上下一局棋,至于输赢他并不在乎,哪怕是赢局也可以故意变成输局!

这一局棋最终还是皇上赢了,但皇上的脸色并没有多么愉悦,哪怕太尉已经隐藏的很好,皇上还是察觉到太尉是故意输给了自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