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壮的庞然大物疯撞花心

郑黎琛在跟罗愫结婚之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快就步入婚姻,而且对方还是个他根本没有印象的女人。

他们结婚的理由,听上去很简单,也很荒谬。

因为老一辈人的承诺和信义,他就必须要娶一个根本不喜欢的女人。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身上,让一贯天之骄子心高气傲的郑家少爷心里始终不太舒服。

可他也没办法反抗,他要是想顺利接受郑家的所有,就必须答应这门婚事。

勉为其难地结了婚之后,他对自己的这个妻子也依旧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似乎她只是个可有可无的摆设。

倒是罗愫,总摆出一副对他关心的模样,是因为想扮演好郑家少夫人的角色?

呵,不是他打击她,就她那副骨子里的穷酸样,始终上不了什么台面的。

他郑黎琛,需要的是一个跟他真正相配的女人。

只有这样的女人,才配跟他走到最后。

之后这样的女人也出现了,顾潇潇,他在美国大学时的同学,长得漂亮,家境也好,能力也够,是个绝好的恋爱和结婚对象。

顾潇潇在大学时期就已经对他表现出过好感,只是当时的他没心思去管这些事,也就暂时搁置下,没想到世间的缘分会这么奇妙,让两个人在跨越了大洲,大洋,国家的距离之后,就这样再次相遇。

现在的顾潇潇愈发有气质,也更有女人味了,几乎是所有男人都趋之若鹜的类型。

郑黎琛也说不上对她有多着迷,但他认定,顾潇潇就是适合他的女人。

有时候跟一个人在一起,需要的不仅仅是爱情和激情,还有理性的考量。

他面对罗愫的时候会如此,对顾潇潇也不例外。

只不过他也没想到,跟顾潇潇在一起的事,会那么快就让罗愫知道。

原本以为这女人知道之后会大哭大闹,毕竟她郑家少夫人的地位受到了威胁,而且丈夫出轨,放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也无法接受。

但罗愫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

她甚至,能跟他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商量财产的分割问题。

那个时候郑黎琛也终于知道,罗愫平日里虽然看起来柔软,可骨子里冷清硬气得厉害,到了关键时候,她也能做到一点情分也不留。

这个认知,不仅让他有些意外,还让他有些若有若无的不舒服。

不过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婚是一定要离的了。

他干脆利索地办好了所有的手续,也给了罗愫应得的财产,他以为这样就把前一段婚姻都清算完了,以后迎接他的,会是另外一种生活,陪在他身边的,也是另外一个女人。

但不知道是不是生活给他开了个玩笑,就在他整理好所有准备重新开始的时候,顾潇潇突然死了。

死相凄惨。

得知的那一刹那,他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悲痛欲绝,只是震惊得厉害。

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在发现顾潇潇手中的那一条项链时,他才觉得自己的怒气忽而窜到了顶峰。

再然后,他像是被气昏头了一样,冲到了罗愫的住处,恨不得狠狠地打她一巴掌。

罗愫似乎也被他给吓到了,整个人抱着膝坐在地上,看上去手足无措。

郑黎琛最终没有动手伤害到她,但是话却是说狠了。

他那个时候认定,罗愫跟顾潇潇的死绝对脱不了干系。

但他却没想过要让她接受什么法律的制裁。

他想,就找机会给那个女人一点教训,让她知道错了就好。

可事情的发展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过了段时间之后,罗愫以故意杀人罪被起诉,而他收起来的那条项链,也不翼而飞。

这样的事很快也能查到,是他母亲做的。

因为顾潇潇死时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所以她痛心之下决定让罗愫也不好过。

在法庭审判的时候,郑黎琛坐在听众席上,静静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没办法做什么了。

就让罗愫承受她本该得到的惩罚吧,哪怕一开始,他并不打算做到这么绝。

可最终的结果,又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在宣判的前一刻,庭前呈交的证据都没有作为最后量刑的依据,罗愫当庭无罪释放。

郑黎琛在听到审判结果之后竟然发现自己松了一口气,而这样的情绪显然并不正常。

他有些气恼,而这份气恼绝大多数是来自于他自己。

他觉得自己以后不该再见罗愫了,因为每次看到她,他应该都忘不了顾潇潇死时的模样。

他这么想的,也这么跟罗愫说了。

罗愫听完之后居然也痛快地答应下来。

郑黎琛那时却有些不太相信,因为罗愫已经被他母亲逼的走投无路,她要是想在南城继续生活下去,就必须得依靠他人。

她能依靠谁呢?

平日里也没见他跟其他人有什么来往,关系比较好的那些朋友,别给她添麻烦就不错了。

她能找的人大概只有他。

可自那之后,时间一天天过去,他却始终没收到她的音讯。

直到有一天他先忍不住去找人查了她,才知道罗愫现在靠着在工厂和夜店打工谋生。

他听到的时候真的有些不可置信,就罗愫,以前也是做惯了公司高层的人,居然会让自己沦落到这番境地。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那样的生活,她撑得下去吗?

在好奇心和莫名心思的指引下,郑黎琛带着一帮朋友去了罗愫工作的夜店。

他没意料到能这么快再见到她,只是想先看看她工作的环境。

等她端着酒盘进来,再毕恭毕敬地将酒摆在桌上时,他才发现,其实对于自己这个前妻,他了解的一点都不深。

罗愫看到他的时候明显也是惊讶的,只是她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就像是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这一场见面算是无疾而终。

但在郑黎琛的心里,好像就有什么种下了一般。

他开始忍不住想去知道罗愫在干什么,亦或是跟谁在一起。

而等他真正知道的时候,却又有些愤愤。

罗愫养了个小白脸似的男人在家里,平日里还拿着当个宝贝一样待着。

她自己都落魄成什么样了,居然还能找个这样的男人当累赘?

郑黎琛一边觉得可笑,一边又堵得想找什么打一顿出口气。

他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主动去找罗愫,他想他应该告诉她,就何嘉洲那样的男人,中看不中用,根本不适合现在的她。

她要找男人不是不可以,但起码要是个可靠的,能保护她的。

他觉得自己作为前夫有义务这样提醒她。

只是他这样的好心,在罗愫听来就跟放屁一样。

她看上去恨不得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明明该做这样事情的人是他,怕被缠上的人也是他,怎么现在就成了找人厌烦的一方。

郑黎琛觉得很气恼,自尊心让他没办法再拉下脸去找她。

这么断了联系一段时间之后,还是他先忍不住。

他查到的消息,是罗愫跟何嘉洲相处的越来越好了,就跟普通的情侣恋爱一样。

他看到之后冷笑一声,暗讽道这算什么真正的情侣。

何嘉洲的身份他已经调查清楚了,就罗愫那个笨女人被蒙在鼓里,要是她知道自己现在的男人是顾潇潇的哥哥,还会这么毫无顾忌的跟他在一起吗?

而她知道真相之后,又会是一副怎么样的表情呢?

虽然知道这样很幼稚很无趣,但他就是好奇,还隐隐有些兴奋。

这样的情绪扭转,是在他接触到陈琳之后。

那个自诩罗愫闺蜜的女人,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近他。

郑黎琛不怀疑自己自身的魅力,只是这次他吸引到的女人,让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在陈琳约他的时候,他并没有拒绝,而是准时赴约。

陈琳平日里也算是谨慎的,也许是那天太过高兴,她喝的有点多,有些话便脱口而出。

郑黎琛听完之后,静默了很久,然后起身离开。

第二天,他就主动打电话给陈琳,问她有没有兴趣来他的公司上班。

陈琳听到自然是欣喜若狂。

而放下电话的郑黎琛眼神却是冰冷的。

有些事情,虽然随着时光的逝去慢慢褪色,也慢慢被人遗忘。

但是真相不会。

只要是真相,就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这一刻,他其实最想见的人是罗愫,他想告诉她,他知道她跟顾潇潇的死没有任何关系了,她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那一个。

可他又有什么资格说呢?

从一开始,不相信她的人,就是他。

……

就这样,他将陈琳留在身边,不动声色地去找能够做实锤的证据。

另外一边,他也没办法阻止罗愫跟何嘉洲走的越来越近。

不过深谙商场规则的他知道,有些事情,若是争取不到的话,那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待。

等吧,该是你的,总会到来。

而这一天,来的也很快。

郑黎琛很快得知罗愫跟何嘉洲闹翻了。

原因就是何嘉洲的父亲去世,他不得不赶回美国。

当一段感情当中夹杂了家族亲情的成分在,就变得不那么纯粹了。

有了半分裂痕之后,会越拉越大,直至让两个人再没办法走到一起。

这个时候他想,这样也好,罗愫不会跟任何人在一起,起码何嘉洲不是她的良人,而他作为旁观者,会尽力地去帮她。

至于跟她在一起这个问题,他没多想过,虽然他偶尔想到的时候并不讨厌,但他也知道,实现起来并不容易。

之后发生的一切也算是急转直下,罗愫怀了孕,孩子自然是何嘉洲的。

他知道的一刹那,觉得心里像是有什么要爆开一样。

后来他才明白,那个时候,他几乎是嫉妒疯了。

何嘉洲他,凭什么让罗愫给他生孩子,连他都没有过。

更可恨的是,何嘉洲居然还不想要这个孩子。

不过这样的结果他也乐得看到,何嘉洲的绝情,肯定会让罗愫死心。

他们两个以后再没任何可能。

对,就这样吧。

他们不能在一起。

但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有缘千里来相会。

何嘉洲跟罗愫应该就是那种有缘人。

明明都已经是一个死胡同,是个死结了,到了最终,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两个人居然重新走在了一起。

参加他们婚礼的时候,郑黎琛觉得自己像是在看一出戏。

台上的人都很熟悉,但都离他很远。

后来知道罗愫又怀了孕,而且生下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他觉得自己才是一出戏的主角。

愚蠢的,可笑的主角。

在动用手段让陈琳在南城待不下去之后,他愈发觉得自己可笑极了。

向来自诩聪明的他,到了最后才明白,自己最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而想要的那些,他也已经彻底失去了。

再没办法弥补。 △△

不过这些痛苦和失望,短时期内会伴随着他,但是时间长了,也总会消失。

他是郑黎琛,郑氏集团的总裁,郑家的掌门人。

他有自己的责任,也有自己的使命。

很多事情,由不得他。

以后半生,他应该都不会活得自在纯粹了。

郑黎琛番外完

全文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