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蛋蛋

咚——咚——咚……

巨大的战斗声响,始终弥漫在那九天之上,远远扩散,似乎将整个大陆都是笼罩了进去一般。看小说到

陆凡和罗天命两人都是真正领悟了神之力的大能者,天地之间的能量完全可以随心所欲的运用,似这般下去,只怕是斗上个千八百年,也难以分出胜负。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那木依然等人的目光却是愈发的焦虑了起来。

“怎么办?这场战斗持续得越久,对陆凡就越不利啊。”沈漓紧握着玉手,蹙着秀眉道。

“为什么?”方羽明显有些不明所以,依他看来,陆凡和罗天命两人明显不分胜负,胜利的天平,也并未向罗天命倾倒,沈漓此言,实在是颇难理解。

“笨蛋,你以为那阎护法死了,摩诃圣族的人感应不到吗?”木依然没好气的横了方羽一眼,道。

轰……

又是一道巨响扩散,而这一次,罗天命却是出乎众人意料的没有再与陆凡焦灼下去,而是接着推力,猛然倒飞了数千丈,同时以一种嘲讽的姿态,哈哈大笑道:“陆凡,你我二人皆是神境,难以分出胜负,不过我却并不需要战胜于你,只要摩诃圣族之人一到,你便死无葬生之地,哈哈……”

虽说阎护法是他所杀,但他却能将这一切完全推在陆凡身上,以他们双方和摩诃圣族之间的关系,陆凡绝对是百口莫辩。

陆凡眉头微皱,旋即却是轻蔑一笑,哼道:“你以为,你还有命等来摩诃圣族吗?”

罗天命嘴含讥讽的道:“怎么?难道你以为你能杀了我不成?”

“正是!”

嘴角的弧度缓缓收敛,炙热的波动,夹杂着恐怖的杀伐之气,忽然从陆凡眼中陡然喷出,下一刻,无边无际的杀伐,便是如同火烧云一般,猛然在那半空之上席卷而开。

“什么?”罗天命脸色大变,用一种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陆凡道:“你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他也是神境,深深知道这个境界虽强,但也有其局限所在,就算能够调动天地之间的力量,也玩玩不可能发挥出这般强横的威力出来。

而看那弥漫在空中的恐怖杀伐,足以令任何神境强者殒命其中。

“呵呵……”陆凡摊开双手,那火烧云一般的杀伐源泉,便是从其瞳孔转移到了双掌之上,只见他最贱含着淡淡的笑意,遥望着罗天命道:“因为……我是历经了三灾九劫的正统天神!”

响亮的声音,伴随这罗天命的惊恐目光而扩散,紧接着,陆凡双手便是猛然相合,一个个复杂的手印如同魔术一般自其掌心扩散,同时低声喝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修罗,审判!”

轰!

当最后一个字音落下,那天地之间,便是有着一个个血红的光点缓缓渗透而出,而光点的位置,赫然便是之前木依然等人所察觉到的那些波动。

这些光雕就犹如燎原之火一般,缓缓升腾,最终,和那血雾一般的杀伐之气合二为一,一个巨大的光阵,便是悬浮在了那半空之上。

“三灾九劫!”感受着这力量的恐怖,罗天命眼中逐渐出现了一抹绝望,因为血魔的特殊身份,使他逃过了三灾九劫,并且还因此而庆幸,却没想到,这竟成了他最大的失败。

到了他这种境界,早已是一通万明,三灾九劫固然可怕,但却是能令得人和宇宙之间的联系更为的紧密,所能调动的天地能量,也更为的强大。

他早就注意到了陆凡的那些小动作,毕竟就连木依然他们都看得出来,更何况同为神境的罗天命。

只不过也正是因为同为神境,他更能感应到那些力量的强度,根本不可能威胁到他,只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陆凡的这些小动作,是在和天地进行沟通,而这种沟通,是没有经历过三灾九劫的他所不能理解的。

而随着那力量的愈发强大,罗天命心中的惧意也是愈发的强盛,最终更是到了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程度,当下面露凶悍之色,怒道:“陆凡,今日纵然我会死在你的手上,我也要这整个霸天大陆为我陪葬。”

轰……

话音落下,恐怖到足以让任何人心惊肉跳的可怕力量便是自其体内迸发而出,木依然等人眺目望去,便是看见那罗天命周围的空间,正在节节崩碎。

“不好,他要自爆!”众人瞬间脸色大变,以罗天命神境的恐怖实力,自爆之下,说不定真能让整个霸天大陆,陷入毁灭之中。

“哼,随你想要做什么,都已经晚了。”

陆凡脸色不变,手指轻轻一点,那巨大的光阵便是绽放出万丈虹光,眨眼间便是将罗天命封锁在了那光阵之中。

光阵旋转,仿佛有着一股从另一个世界而来的奇异力量不断散溢,下一刻,众人便是惊喜的看见那从罗天命体内所迸发出来的毁灭力量,竟是被陆凡逼了回去。

转头一看,却见陆凡忽然脸色肃穆,轻轻的道:“修罗审判,苍生静听!”

话语虽轻,却犹如古老的梵音一般,天地间竟是忽然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就连那未开灵智的猛兽,也是在此时安静了下来,眼中,流露出了一抹虔诚。

这是修罗神的审判之道,蕴含着霸天大陆上,冥冥之中的威能,三界众生,皆不敢违背。

“罗天命,汝为人臣,却试图弑君,汝为人父,却试图杀女,汝为人友,却背信弃义,身为人族,汝投身魔类,残害众生,更为一己私欲,试图毁灭大陆,今吾以审判之力,判汝身死道消,万劫不复。”

彷如帝王的怒斥,带着庄严和神圣,从陆凡口中轻吐而出,而那旋转的光阵,也是缓缓缩小,杀伐之气纵横,却犹如发出了古老的梵音一般,一寸寸往罗天命毕竟而去。

那罗天命就感觉身体受缚,无法动弹,恐怖的杀伐,更犹如万千利刃一般,缓缓刺入其皮肉之中,刻骨的疼痛,更犹如直击灵魂一般,但他却是依旧疯狂,执迷不悟的怒吼道:“陆凡,你凭什么审判本神,你要杀我,无非是想要找我报仇罢了,你凭什么这般冠冕堂皇,追根到底,你不过是跟我一样罢了。”

他的声音,却并没有让陆凡受到丝毫影响,漆黑的眸子深处,只有一片平静的神圣。

当光阵逐渐缩小道和罗天命一般大小之时,那罗天命终于无法承受,发出了痛苦的哀嚎之声,而他的怒吼,也逐渐消失,转变成了求饶之声:“不要……不要……陆凡,只要你放了我,我愿意为你当牛做马,以后再也不与你为敌了。”

以他如今的定力,是万不可能说出这句话的,但奈何光阵力量太强,他所受到的痛苦,也绝非常人所能想象,故而即便罗天命再不怕死,也在此时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和无力,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选择和陆凡为敌,因为……这实在太可怕了。

不过,他的后悔已经来得太迟了,或者说,就算他没有血洗陆家庄,凭他做的那一桩桩一件件的恶事,陆凡也绝对不会放过他,因为陆凡所掌控的,乃是杀伐与审判之道,像罗天命这种人,就该万劫不复。

最终,没有任何恐怖的波动扩散,那光阵就犹如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缓缓的消失而去,而随之消失的,还有罗天命那痛苦的哀嚎,以及他本人的身影、甚至灵魂。

一代枭雄,终于带着无边无际的恐惧,消散在了这天地之间。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