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女乡长地的男人们

“使不得!”瑾萱差点没跪下。(www.77Dus.com)Δ.『ksnhu『.1a

她怎么没看出来,自个儿爹还是个暴脾气了?

“怎么了?”齐老王爷心里的火‘腾’就上来了,咋天天往人家里跑,还不让人来提亲?

打算这么一直没名没分地瞎胡闹吗?

他可不能由着她!

“不是,爹,嘿嘿…”瑾萱刚要解释,但一想到‘提亲’二字就忍不住想乐。

你想想亲都提了,成亲还是梦吗?

瑾萱无征兆的开始傻乐,齐老王爷嘴角微抽,干啥啊这是。

“你二人的婚事势在必行,为何不让为父去说啊?”齐老王爷快气死了,有事说事,老这么乐算什么回事?

“嘿嘿嘿…”瑾萱还沉浸在喜悦中无法自拔,这会儿听她爹一问,她还有些收不住,“您等会,我先笑完。”

接着齐王爷就看自家姑娘乐得跟个傻子似得,一会儿捂脸一会儿捂嘴。

齐王爷嘴角直抽,他家闺女没事吧?

“咳,我好了。”瑾萱终于止住了笑意,只是亮晶晶的眸子还似新月状,足以看出她现在有多开心。

就…完了?

齐老王爷那个气哟。

“那你倒是说说你的理由,为什么?”

“哦,对,”瑾萱清了清嗓子,“您看,自古以来都是男子父母来女子家提亲的,哪又女孩子家父母上门去问的,这多不好呀。”

难得,瑾萱还有娇羞的一面。

“哼,”齐老王爷点了点她脑门,“你还知道不好?自古?自古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呢,你给为父整这出,我能怎么办?”

他倒是想端着,可她姑娘不给他这个机会不是。

“诶,那都不重要,”瑾萱心虚地摆了摆手,“反正这事咱家不能主动。”

她再不懂事,也不能让爹丢那个人。

嗯,她主动就行了。

最后一句,她没敢说。

“诶,”齐老王爷深深地叹了口气,他还真是罪孽啊,生了这么个冤家,“随你…”

他也不能就这么算了,还有老容家也太不懂事了,他得敲打敲打。

气人!

于是,第二日天祁朝堂,已经十年未上过早朝的齐老王爷,奇迹般的出现在朝堂之上,连夏侯赞都吓了一跳。

心里琢磨着,这位老哥哥今儿干嘛来了?

琢磨了一个早朝,夏侯赞都没琢磨出来,只因为这位老哥哥一来就往那一杵,既不言也不动换,唯一一个动作,就是老瞅容源。

容源有什么好瞅的?

满朝文武今儿心思都没在朝堂之上,容源其实也纳闷,他和齐老王爷貌似,没什么过节…吧?

今日敬儿沐休,不然还能问问他。

容源有所不知,幸亏容敬没来,不然非得让齐老王爷瞪出窟窿来。

要不是他家儿子祸祸自家姑娘,今儿他用来受这罪嘛?

哼!

生气!

齐老王爷有小情绪了。  散朝之后,夏侯赞留齐王叙话,说实在的,夏侯赞对这位哥哥印象已经模糊了,虽说同在京城,毕竟好多年未见,自打他登基后,齐王便告病在家,每日遛鸟下棋,

倒真成了个闲散王爷。  夏侯赞那时已经着手开始铲除自家兄弟了,后因齐王散漫,妻子早亡又只有一女,看他也没有续弦的意思,夏侯赞这才没将他放在眼里,由着他做了个富贵的闲散王

爷。

今日看齐王的气势,夏侯赞觉得有必要探探,他的目的到底为何。

齐老王爷万万没想到,他是来找容源父子茬的,咋还被留堂了呢?

老爷子瞬间更生气了,都是容源那个老头子,自个儿还得应付那位。

当真让人着恼!

临了,散朝时齐老王爷特地走到容源身边,一甩袖袍冷哼一声,跟着内侍走了。

容源直到出了宫门都没想明白,他啥时候惹到齐王了?

说起来,两家也没什么…

坏了!

容源一拍脑门,他知道了!

容府——

瑾萱已经在书房伺候笔墨好些日子了,此时她正捧着话本津津有味的看着,同时手慢慢伸向瓷盘中的点心。

蝴蝶酥,香酥可口,很对她的胃口。

话本也换了好几本,都是她喜欢的,瑾萱一本连一本的看,时间在她眼里根本就是转瞬即逝。

“喝点茶。”一只修长的手,端着一杯青花瓷的盖碗,嗓音悦耳动听。

瑾萱从书中抬起头来,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其实她不大爱喝水,但容敬递来的,她就觉得特别好喝。

这几天有些上火,所以,容敬时不时就让她喝些水,以免嘴里的燎泡越大了。

“唔,你的墨还够用吗?用不用再来点?”瑾萱喝了茶水连忙问道。

“不用,若是不够我再唤你。”容敬嗓音带了些许柔软,说罢转过头去,继续看手里的古籍。

瑾萱甜甜的笑了一下,继续埋头苦读,不得不说,容敬给她找的话本,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是特别对她的胃口,她自己都找不了那么准的。  现在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瑾萱这个伺候笔墨的任务一天比一天去轻松,到最后基本都不用她怎么动手了,也就是刚进书房的时候,要将墨化开,之后便没

了她的工作。

再后来,书房里的东西渐渐多了起来,茶点慢慢添上,往日里只在书案上放置文房四宝的容敬,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桌子上添了各种各样可口的小点心。

这可高兴坏了瑾萱,她每天喝喝茶、看看书、吃吃点心、瞅瞅容敬,那小日子过得,赛神仙呐!

半个时辰后,容敬放下手中的书,转头看向还沉浸在话本中的瑾萱,唇边的笑容越柔软。

她此时瞪着眼睛,目光一瞬不离话本,应该是看到了紧张之处,容敬想着等她看过这一段了再出声。  瑾萱看话本时的表情特别丰富,许是连她自己也不晓得,容敬更是无意间觉的,觉得特别有意思,从她的表情里便能看出她所读之处是什么情形,容敬从不出声打

扰。

他现,在看情节精彩之处,瑾萱的双眼亮晶晶地煞是好看,偶尔忍不住待她走后,容敬也会随手翻看她拿过的话本,寻着她看过的地方去看一遍。

这样一来,明日再见,他们便会有更多她感兴趣的话题交谈。

她喜欢的,他都想去了解,只为看到她的笑颜。

容敬现,他的心思,越来越多的被瑾萱占据,与此同时,他越来越不满足于瑾萱待在一处的那短短几个时辰。

他觉得,有些事情,应该快些定下了。

“歇歇眼睛,”容敬伸手,轻轻将她眼前的书抽离。

瑾萱刚想去抓,便见容敬笑着看她,“畅新园的书快要开了,若去的晚,怕是要坐雅间了。”

“啊?”瑾萱瞬间站起身,拉着容敬的衣袖,“那快点快点,我可不要坐楼上。”

容敬跟着起身,另一只手拿了书签将她看过的地方隔开,这才跟着她离开。

这个小迷糊,若是不帮她弄好,明日怕又要翻看老半天,才能找到今日看过的地方。  容敬低头看着自己笔直的衣袖,唇角的弧度越大了,“慢着点,能赶上。”

https://w/11/11902/21l

w。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