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遮挡都没有的美女

“快跑起来啊!”我在心中告诉着自己,但是无论如何,我的脚的速度却越发慢了下来,背后的红色的岩浆就好像是美味的果汁,我手一撑地面,向前甩出一道银龙锁,这大概就是确定胜局的方法了吧?我的锁链正好挂在了后面的悬梁之上,因为法则是从前往后逐渐消失,所以后面的悬梁依旧非常坚固,我一个加速,直接靠着锁链飞过了前面不知为何突然出现的裂缝,难不成这虚神界就因为我刚才的操作就要毁灭了?没有这么尴尬吧?不过除了我刚才,好像也没办法这突然出现的地缝了。

我靠着银龙锁飞了过去,借着惯性一脚踹开了后门,我才发现我所在的地方原来是一座孤岛,我身处孤岛,从未有过救赎;我身处孤岛,从未有过生机;难不成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我突然在脑中产生了这么一个疑问。

当我望着前面那一望无际的红色的河,背后是无尽的岩浆,不由得在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甘心的感觉,我今天如果死在这里,我大概会做一个怨灵吧,修士做鬼,据古代来说,得有一多半是当了怨灵为祸一方的。

正当我失去了信念的时候,我却远远地看见了在水中突然升起了一条道路,并且这条道路是直通前方的,我先思考了一会,随即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事出反常,理论上我是不应该相信的吧?更何况哪里会有这么巧的情况,当山穷水复疑无路时,很少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啊。

但是当我看着背后的岩浆,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出等死这种事情,至少让我再活一会,我毅然决然地踏上了那条道路,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着那岩浆,岩浆慢慢地吞噬了整座小岛,绿色不再,漫山遍野皆是愤怒之红,或许对于岛上的一切来说,这也许就是世界末日了吧?

当我正在那里感慨的时候,却发现水已经慢慢地漫过了我的脚尖,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道路也在慢慢下沉,那么这个道路就并非给我一个人做的,而是一旦这个岛即将毁灭,或许这个道路就会出现,那么这个道路其实是为了一些人可以逃离这座岛的时候所使用的,而尊神应该想不到,还会有人在逃亡的时候回头感慨命运无常吧?

想到这里,我腿上的速度瞬间加快,毕竟我还是一个很惜命的人,即使一路上的水有一点多,更不要说我的裤脚和衣角已经全部湿透的事情,当我跑到差不多一半路程的时候,我就已经快要感觉到我的腿已经马上就要不属于我了,可是就在此时,突然地面上升起了一个…浮岛?而且如果仔细观看的话,就会发现上面还有一个人,穿着很奇怪,但是如果第一眼看过去,却是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当我望向他的时候,他则是回了我一个大大的笑容,我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并且想起了这家伙到底是谁,这个人看着如此眼熟,肯定是那位啊!那位被刻在雕像上面,被所有神明认为已死的尊神啊!

“你是尊神!?”我震惊地说完,那人便摆了摆手,我本来以为他会说什么我不是尊神之类的,却没想到他会说:“你不用叫我尊神,你又不是神界的,叫我灵流就好了。”那人说完,我就震惊地望向了他,这可是尊神啊,搞没搞错?尊神,创立虚神界,可谓是神界少见的大能了,这位至少是天境顶层,在我看来这位至少是与仙界三宗师平级的存在。

“您至少是…三宗师级别的存在啊,这,至少我对于前辈起码的尊敬还是有的。”我说完,尊神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便说:“什么前辈啊,我就是个死人,死了之后,无论你之前是什么身份,你就是一个死人了。”尊神说完,我突然觉得这位尊神可能是我见过最没有架子的前辈,无论我之前见过哪样的前辈,都是至少还维持着一点的前辈架子,至于这位,开场白先让我叫他真名,随后就说他自己是个死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算是什么开场?开场先介绍自己死了?

“那…您现在其实是死了?”我好奇地问着,尊神指了指我的脚下,便说:“建议你先上来,你下面的路马上就沉下去了,凭借你现在的修为,想要跑回神都,几乎是不可能的。”尊神说完,然而这话却引起了我的小心,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像一个坏蛋说的话,就好像塞壬女妖一样,引诱着来往的海员。

“你不会认为我是个坏人吧?别装,你这表情一看就是在怀疑我,我是死人,又不是傻子,好不好?”尊神说完,我就看着尊神,我突然陷入了沉思,话说反派应该不会说出来这么一番话吧?我是不是应该选择相信他?

“那我就相信你吧。”我说完,尊神的表情突然陷入了沉思,便说:“我看起来这么像一个坏人?你们人间这么多年都是这么互相怀疑过来的吗?”尊神这副思考的表情,让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了,就好像是从我的眼中看见了人间的污秽一般。

“没有啊,你给我认真一点啊,我怎么从你的眼中看到了对于我的怀疑,你这算是个什么意思啊?!”我刚吐槽出来,尊神便将手抵在了我的胸口,便说:“建议你不要继续怼我了,你可以看一下你的背后,我一推,你可就下去了,你要想好了啊?”尊神说完,我就看了一眼背后,水正好打在我的裤脚,我转过头,表情显得非常微妙,这和我之前那副不信任的表情形成了一个充分的对比。

“您千万不要往前推,那个,控制好您的手,好吧?”我说完,尊神就看着我,突然笑了出来,便说:“你看我要是动手,你不早就死了吗?”尊神笑完,我就只得陪着笑,因为现在的我除了笑实在是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是这话啊,所以说,您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我微笑着问道,我可不信这世道有什么白吃的馅饼,更别说这位不可能是个乐于助人的家伙,所以我就很好奇这位尊神到底有什么事情求我。

“我啊,我肯定是有事情求你,不然这世道没有白吃的午餐,是这句话吧?”尊神说完,我这就不得不佩服一下这位尊神,实在是说的太好了,但至少有求于我,我至少也有了一点底。

“那您到底有什么事吗?您直说吧,毕竟您也是救了我一命。”我刚说完,尊神便站了起来,说:“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对不对?”尊神说着,我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这不应该是我说的吗?为什么是他说的啊?

“额,说的对啊…”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可是尊神可不管这事啊,他双手牢牢地抓住我的肩膀,我也不知道该怎么一副态度,他说:“既然如此,我希望你可以把神都会和城主府以及那些叛神就是星愿诸如此类的神明,我希望可以你直接把他们全部消灭,懂吧?”尊神说完,我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全部消灭?开玩笑的吧?我全部消灭他们?他们来消灭我还差不多吧!

“那个,您找错人了吧?”我苦笑着,倒不是因为我不想,而是因为我做不到,这家伙说的这事情,除非是什么天境上层强者,不然就我…反正我心里有数,我绝对做不到的。

“我可没找错,其实吧,我虽然已经是个死人,但是我对于神都还是拥有一些权力的,例如监视权,我可以看见你做出来的那些事情,即使你是个人境,能做到那种地步,就已经不错了。”尊神说完,我便赶紧解释道:“不是我啊,都是他们的功劳,跟我有什么…”我刚说出来,尊神便用手堵住了我的嘴,便说:“呵,你这未免太过自谦了。你可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境了。”尊神说完这话,我突然就有些飘了起来,这可是尊神的夸奖,这是尊神啊,至尊之神啊。(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