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满了鼓起来了堵住了

微风拂面,叶星辰望着前方那站于山坡上的一道优雅倩影,美发轻扬,颇有一种仙子欲乘风而去般的脱俗风采。

“前方那座山,便是意形山。”

叶星辰随着月玉颜玉手所指的方向望去。

意形山,放眼望去,群山万壑,犹如仙境,恍若梦景。

如若能从高空俯瞰意形山,奇峰林立,美不胜收,山峦叠嶂,尽收眼底。

“走吧。”

叶星辰拍拍一路上沾染的风尘,略微疲倦的面庞,终于露出了点点精神。

……

“无尘,你们三人在这样负隅抵抗,这意形山便是你们三人的埋骨之地。”

无尘三人此刻面色冰冷,猛然踏出一步,地元境那恐怖的气息直接是爆发开来。

“虽然,我三人不是你们七人的对手,但是,以我三人合力,拼命留下你们中二人的性命陪葬,还是可以的,不信的话,谁走出来试试!”

无尘等人血红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居高临下的七人。

闻言,七人顿时停止了自己的脚步,各各面色阴沉,心怀鬼胎。

七人大都属于不同的门派,何况古语有云:“非我族内,其心必异。”

人,面对生死,大部分的人都有着私心,况且,这七人还不是同门同派的。

“无尘,死到临头,还想挑拨离间,诸位道兄,以我七人合力定当能够兵不血刃的拿下他们三人。”

只见,绿林山庄的崔世明上前一大步,怂恿道。

“没错,崔道友言之有理,大家不要被无尘的话唬住了,并且他们三人已经有伤在身,有何惧哉!”

七人之中,有人附和道。

随即,七人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绝强的气势,宛如山岳般狠狠地压迫在无尘三人身上。

“嘎吱!”

在那等极端强横的真元压迫下,三人被逼的连连后退,硬生生的抵抗着那股威压,浑身的骨骼,不断地发出那种如受重压的嘎吱声。

“魔战师兄,你看凌云宗那三人危在旦夕,我们何不前去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在意形山一处小山峰上,魔战身旁的一名雷灵宗弟子阴森森的说道。

“哼,既然有人去帮我们清理障碍,我们又何须自己动手,看着他们在挣扎中死去的恐惧,岂不是更加妙哉!”

魔战的声音,带着幸灾乐祸之意,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满是不屑之情。

“魔战师兄所言甚是,能静静地欣赏这番好戏自然最好不过了,啧啧啧啧……可惜了那姜雪,这可是一位极品美人啦。”

“呵呵,红颜薄命罢了!”

……

“轰!”

就在魔战等人在那冷眼旁观的时候,下面的大战却是一触即发。

姜雪,清冷的气质,经过鲜血的洗涤,绝美的身姿仿佛散发出冰封三千里的气息,冰冷彻骨!

“呵呵,如此美人儿,倒是真不忍心下杀手啊。”

在姜雪前面,围攻其的二人有人淡笑,旋即又是道:“不过美人儿有刺儿,还是毁了的好。”

姜雪犹如寒月般冷冽的美目,死盯着前方的二人,玉手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剑,一股惊人的寒气,猛地自其体内席卷而出,直冲天际。

不知为何,那般寒气,竟是比地元境武者的气息还让人感觉到更危险,这种危险感,极其强烈!

“寒冰剑诀!”

清冷的声音,响彻天际,只见姜雪缓步踏出,手中长剑,猛地斜斩而出。

就在她这一剑斩出时,这片天地的元力都被寒冰冻结,一道青色光线以一种无法形容的速度洞穿虚空,那一刹,仿佛连虚空都被冻结成冰。

“小心!那是凌云宗的地阶剑技,寒冰剑诀!”

那正在围攻无尘和无常的众人中,有人瞳孔猛地一缩,感受到周围的空间忽然变冷,厉声喝道。

但是,他的喝声尚未落下,那围攻姜雪的二人,浑身汗毛也是陡然而立,一股浓浓的危险感掠过心神,下一霎,浩瀚的真元凝结成铜墙铁壁,将自己层层包裹。

“哔咔!”

防御刚刚形成,那道青色的剑光,已经是降临,而后掠过,直截了当的将二人的真元冻结成冰,二人的神色都在此刻凝固!

“咻!”

极速的青色剑光带出细微的声音,然后在那无数道凝结目光的注视下,剑光穿过那二人的身体,瞬间将二人的身体冻结成冰。

“咔嚓!砰砰!”

这片天地,无数暗中观察这一战的人,只见那二人冰封的身体在剑光消失的刹那,便炸裂开来,虽不见血雾,却比血雾更加美丽。

“嘶!”

这些躲藏在暗中之人,都是在此时响起道道倒吸冷气的声音,谁能想到,两名地元境武者竟然被姜雪一剑秒杀。

“噗!”

姜雪在施展出这一剑后,笼罩在这片空间的寒气迅速消散,然后一口鲜血不受控制而出,将橙色的衣裙涂上了浓厚的血色。

“姜雪师妹!”

无尘和无常二人趁着敌方失神之际,合力冲破防线,来到气息奄奄的姜雪身边。

“无尘,我要你三人为我师弟陪葬!”

这时,缓过神来的崔世明带着愠怒的吼叫声响彻云霄,显然,那二人之中必有一人是他师弟。

崔世明手中出现一把长枪,怒斩而下,漫天杀气涌动,在崔世明身旁的几人,眼中也是寒芒涌现,弥漫着暴虐的杀意。

“杀!”

惊人的杀气,伴随着怒吼而下的杀声,直冲无尘三人而去。

面对对方惊人的攻势,无尘和无常二人带着深受重伤的姜雪且战且退。

没一会儿,二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势已经多得数不清,口中不断喋出鲜血,尤其是无尘,一身白衣已经被鲜血染成红衣。

就在无尘和无常被逼到山壁,无路可退时,望着那席卷着无穷杀意的攻势,二人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绝望的神色。

“咻咻咻!”

就在此时,一道急促到无比的破风声,顿时尖锐地在这片天地响彻而起,那隐藏在暗中的人群望着那道犹如暴风的身影暴掠而来。

“碎云!”

“轰轰轰!”

一道极致的紫色剑光轰然与那席卷着无穷无尽杀意的攻势碰撞在一起,顿时空间发出咔嚓的声响,大地在此刻就像蜘蛛网一样蔓延开来。

无数道骇然的目光,望向那疾驰而来的青年被淹没在尘灰中。

“这是,是,叶师弟……”

待得尘埃散尽,无尘望着挺拔在其面前熟悉的身影,带着喜悦的声音惊呼。

听到无尘的惊呼声,姜雪美眸缓缓睁开,只见得在其正前方,不知何时,有着一道削瘦的身影静静矗立,这道身影并不壮硕,但却将那所有的风浪,尽数的抵挡了下来。

姜雪强忍着心中那股波动,贝齿紧咬着红唇,一丝鲜血从嘴角渗透出来。

“叶师弟……”

脆弱的声音直击叶星辰的心灵最深处,微微侧过头,望着那面容憔悴不堪的佳人,散发凌厉目光的黑瞳,旋即有着柔和之色悄悄涌动起来。

“对不起,我来迟了!让师兄师姐受难了!”

听得这句略带沙哑的轻声,这一刻,姜雪三人饶是如何坚强,在此刻,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心酸涌上眼眶,渐渐水花凝聚了起来。

“咻!”

就在此时,又有一道破风声传来,随后的月玉颜赶到。

“无尘师兄,无常师兄,姜雪师妹!”

月玉颜望着三人被鲜血侵染的衣裳,美目之中闪着晶莹剔透的泪光,唯有那紧握的玉手,显示着她内心的愤怒。

“月师姐……”

望着身前那道倩影,姜雪撑起体内最后一丝气力,缓缓站起身。

“月师姐,麻烦你照顾无尘师兄他们,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

叶星辰看了几人一眼,旋即又将目光望向崔世明等人,森然的杀意从其浑身上下散发而出。

“叶师弟,你小心点。”月玉颜本想让叶星辰避让,但不知怎的,心中对叶星辰的盲目信任让到嘴边的话变了模样。

“你是何人?不想死滚一边儿去!”崔世明面色阴冷的盯着叶星辰,淡漠道。

“凌云宗,叶星辰,取你们狗命之人!”叶星辰咧嘴一笑,只是那笑容,却是弥漫着无尽的杀意。

崔世明等人眼中寒意闪动,道:“凌云宗的人,很好,我要你们为我师弟陪葬!”

话音刚落,五人杀意暴动,下一刻,浩瀚的真元爆发,声势惊人无比,五人全力攻击,连周围的空气都震的嗡嗡作响。

然而面对这样凶猛的攻势,叶星辰盯着五人的眼睛,却是连动都未曾动过一下,只见,叶星辰举起手中的紫青剑,对着虚空一剑劈出。

“碎云!”

圆满云之意境加持小成巅峰剑意的碎云,其威力之强连叶星辰都不知道,但是,要是换作当初服用过爆元丹的阴风,这一剑足以瞬间让其灰飞烟灭。

“轰!”

五人足以摧毁山岳的攻势,躲藏在暗中的众人,本以为叶星辰会被这惊天的冲击波震飞而出,却是惊愕的发现,叶星辰的身影,纹丝未动,只有长衫随着真元爆炸形成的狂风猎猎飞舞。

“砰!”

天空中,只见五人形成的攻势被一道紫色剑光直接击溃,剑光威势不减,光芒掠过五人的身体,有两名地元境一重天的武者,直接爆成一团血雾。

血花飘落,飞溅意形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