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得你流水文章片段

今天一入夜,风就在这座千年古关旁的山林中盘旋着,声音就像是濒死之人最后的一声哀嚎。

镇北关,一座不知什么时候就矗立于山林中的古关。人们找到这个地方是因为民国时一伙不知名的摸金校尉于北平一家规模较大古董店,卖出一本清年间所著的《世间奇》中记载的--余至西北游之时遇一座古关……其址在西番北,阿尔泰山南麓,准格尔陷地北,大河滨,其北、东北与罗刹等国接壤,地处阿勒泰地冲,为出入口西番西北二边贸江口岸之走集之地。这本书还记载了许多其他的奇异地方,如———南海西方有一岛为三株自海底生之通天巨木三角倒围秘屿,上之土皆为赤……

《世间奇》原本收藏在民国一位文人家的楼阁之内,后来捐给北大图书馆,在战乱时遗失。

虽然已经是六月底了,但这山上仿佛才进入二、三月份。大部分地方还被冰雪覆盖着,只有一眼清泉在山石间流淌着。这泉水虽摸上去冰冷刺骨,但在这林间已是较热之物,所过之处皆弥漫着白气。

这种天气其实是海拔的原因,就像不远处的阿尔泰山上终年白雪皑皑一样。这山即使没它高,但上面的冰雪不到七、八月最热的时间也不会化去。因为这海拔,山上虽长了不少树木但也都是长青松等耐寒树种,单调无比。论景色,离这不远的喀纳斯比这要好上不止一星半点。而且这里不仅没有什么鬼狐精怪的传说,也没有什么珍稀动植物,甚至连飞鸟都见不了两只。再加上,这片山林都被划为边境保护区域,但实际上离边境线还离着十几公里。所以除了每次的例行检查外,这里根本没有人会踏足。

但凡事总会有例外,比如今天午夜,就有人踩着一抹绿光风似得跑进山里。

“这肥猫简直重的要死。”封不仁随手把橘猫扔到旁边的树下,说道。

“这地方几十年了,一点都没变啊。”封不仁蹲下去摸了摸脚下那棵才破土的嫩芽,“你还是一点没长啊小芽芽。真该叫饕餮来看看你,要是他知道你一点没长又该嚷嚷着要青鸟给你弄点营养了。”

“这里被下了一个禁锢类的灵语。除了早晚四季和风雪雨露的其他一切在零点时都会回归上一个零点时的模样。”有人从封不仁面前的黑暗中走出,轻声说道。

“我知道,但在讨论这件事情之前我们得谈谈影魔那里是怎么回事。我们新任的镇北关将军,释尘。”封不仁把“将军”这两个字咬得很重,眼中有一丝戏谑闪过。

“行了,没空陪你玩这些无聊的。赶紧办事,不然明早六点钟之前你可回不到床上。”释尘不屑地摆了摆手,再次隐入黑暗。

“起床干活了,白夜。”封不仁说完这些,整个人忽然停顿了一下。就像电影播放时,突然断网然后重新连接上那样。“真是个令人怀念的地方。”封不仁深吸了一口气,真个人像喝醉酒了一样摇晃起来,在即将跌到地面时,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消失于此。山林恢复了往日的沉寂,仿佛刚才发生的只是臆想出来的幻影,只是树下多了一对泛着蓝光的眼睛。

巴西,巴塞罗那。临街一家挂着“Closed”的咖啡馆内,一个亚洲面孔的少年哼着奇怪调子,躺在两张桌子拼成的简陋“床”上,肚子上还趴着一只呼呼大睡的土黄色小奶狗。

“嘿,荀。给我来一杯“雨露”。”一个中文异常流利的黑人推开大门大大咧咧走进来喊道。

“关门了。”被叫做荀的少年头也不抬只是挥了挥手说道。

“大早上关什么门,还拉着窗帘。真准备当吸血鬼了啊。”黑人从荀的肚子上抱起小奶狗,顺了顺它的毛发。

“Amy,看几小时前那个视频了吗?”荀偏过头,睁开眼睛,问道。

“Shit,别这样叫我,叫我Elias或者弗雷都行。你再这样,我给你抹开塞露了啊。”黑人不满地说道。

“好的,Amy。去找Judge帮他把‘门’弄好。”荀笑了笑,装逼之道,岂能因为开塞露这种小小的障碍就半途而废。那玩意整个巴塞罗那的他都清货藏起来了,就不信这家伙能找到。

“你要回国了?”Amy或者Elias问道。

“就算没出这档子事,过两天中考我也得回去。就提前一两天的事。”荀翻身跳下桌子,走到窗户旁拉开窗帘,让大片的阳光洒进店里。

“了解。”Elias抱着小奶狗推门离去,留下又缓缓瘫在“床”上的荀在咖啡馆里似乎思考着什么。

阳光像被狼群咬住后腿的麋鹿,即使拼命挣扎也逃不过被吞食的悲惨命运。黑暗,像贪婪的狼群一样,一寸寸取代着光明的位置。当最后一丝光明也被吞噬干净时,荀睁开眼睛,翻身消失于黑暗之中。

等荀赶到城外时,一个白人青年和Elias正把一扇构造精巧的青铜巨门插入干燥的土里,飞扬的土灰弥漫在四周。

“时间正好,Judge抱好狗和我走。Elias,这边有事‘天网’上叫我。”荀说着,一把拉开青铜大门,大步跨了进去,然后像是想往前冲但被什么绊倒,径直摔到门后同样干燥的土里。

“呃,荀。门还没弄好呢。”Elias把摔倒在土里的荀拉了起来,然后尽量不笑出来。

“闭嘴,开门。”荀忍住扇死这货的念头,说道。

“哦哦,米修给你。”Elias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还在呼呼大睡的小奶狗扔给荀。

“卧槽,这么名贵的狗你就这么不小心。”荀急忙接过,那只即使被扔上天也不醒来的小奶狗。

“中华田园犬?名贵?”Elias才开口就看到荀眼中的那抹威胁。迫于他的淫威,Elias只能把这句话咽回肚子里。

“OK,弄好了,还是老地点。”Judge在门右手边的一个卡槽里摁下一块紫色晶体后说道。

“所以,刚才就少安了个传送晶体?”荀一脸“你TM在逗我”的表情。说实话,要是情况允许,他真想把这两个家伙裤子扒干净,给他们来管开塞露爽一爽。

“真好了。”Judge接过那只纯种的中华田园犬,说道。

“真的?”荀半信半疑地踏入那个不断翻滚着紫色波浪的青铜门内,然后他就像被门里什么东西一脚踹出来一样,后脑勺华丽丽的埋进了土里。

“噗,哈哈哈哈。”Elias看到这一幕实在是忍不住了,大笑起来,“荀,你不会忘了进时空门,里面有反弹灵力吧。”

“我TM……”荀一脸生无可恋,甩开Elias的手就再次冲入时空门内。这次,他总算顺利通过了这扇门。

“Darknesswillcomeagain,GogettheAssassins.(黑暗将再次降临,去召集刺客吧。)”Judge进入时空门前对Elias微微一笑,“we'recomeback,Acceptthepunishmentofassassins,sinners!(我们回来了,接受刺客的制裁吧,罪人们!)”(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