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倒刺的肉根 不断的冲撞

“东方!东方!”

叶青莲使劲摇晃着东方日出,但是东方日出已经陷入了昏迷当中,无法醒来。77dus.com

“咔哧!”

世界屏障的裂缝越来越大,慕容白起的攻击虽然可以缓解裂缝开裂的速度,但是出现裂缝的可不仅仅是这一个地方,在第一世界里,还有许多地方都出现了裂缝。

除了第一世界,还有其他世界也是如此。

第二世界,史密斯与陵南等人看着天空撕裂的裂缝,还有那巨大的黑色触手,强大的气息从中传出,让他们感到了窒息。

“太阳咒印,世界的封条!”

突然,天空中出现了一道大型的太阳咒印,这道太阳咒印虽然远不及金龙轩辕,但却比陵南强上了不知道多少倍。

“是奶奶!”陵南看着天空中出现的那道声音,惊呼了起来,那便是夏侯绯月,掌握山大灭神奥义之一,太阳咒印的至尊强者。

“是古鸣圣主!”史密斯也是一声惊呼,他在夏侯绯月身旁看到了前任圣主古鸣,虽然古鸣害死了圣帝城的千万居民,罪大恶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至尊强者。

“裂缝就交给他们了,我们快去时空节点,重启世界!”

一道倩影出现在史密斯面前,她是曾经的七骑士之一,嫉妒的骑士王倩,跟随古鸣隐居的她与古鸣一起回来了。

“嗯!”史密斯点了点头,立刻带来三大骑士与王倩一起打开了圣帝城上空的时空节点。

然而,时空节点不是他们想打开就能打开的。

“我来帮帮你们吧!”

大量的声音出现在史密斯的身后,他们便是高特的成员,为首的是双刀圣子沐乘风。

在第三世界,同样上演着这样的一幕,邪神林庚月带领手下的天神与人类的强者们一起强行阻止黑色触手撕开世界屏障。

“林二哥,呵呵,没想到你居然是邪神,怎么,不和我们合作吗?”一道红色的声音带着大量的黑袍人出现在邪神周围,将邪神与天神们围了起来。

林庚月看着此人,眼皮抖了抖,然后阴沉着脸地吼道:“笑醉酒!不,应该称你为赤神的传承者,黑暗教廷的走狗!”

上古大战中,七尊上古大神最终只有黑帝与白帝活了下来,结果黑帝又与白帝同归于尽。

黑帝与白帝都留下了传承,其它五尊上古大神其实也留下了各自的传承,他们的传承更为隐晦,而且并不强大,所以千万年来并没有表现出来,即便是创世神也只是察觉到了他们的传承,却无法查出具体的传承者是谁。

笑醉酒,便是七尊上古大神中赤神的传承者,然而赤神的传承太过凌乱了,笑醉酒为了收集传承碎片不得不奔波与各个世界,即便是至今,他也没有收集齐完整的传承碎片。

“可惜时间不等人,如果我收集到了完整的碎片,我就不需要借助黑暗教廷为跳板。”笑醉酒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拿出了一个奇怪的金属球,这是他伏击了千月之后得到的。

“我可不是黑暗教廷的走狗,你们还要感谢我才对,是我强行打断了黑暗教廷的阴谋。黑暗教廷那群家伙竟然愚蠢到与混沌谈条件,简直脑子进水了,他们就应该识相点,跟我一起成为九界的主人才对。”笑醉酒说道,然后看着林庚月,继续问道:“你是选择合作,还是选择死亡?”

“金龙轩辕是不会放过你的!”林庚月咬着牙怒吼道。

“哈哈!金龙轩辕,如果他还在的话,九界就不会被混沌入侵,聪明人是不会自讨苦吃的,你是聪明人,难道不是吗?”笑醉酒笑道。

“笑醉酒!”

突然,一道银光冲向笑醉酒,笑醉酒见了眉头微微一皱,然后像打苍蝇一样一掌将其拍飞。

“轰!”

林庚年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他想要爬起来继续战斗,但是身上却黏着着一股奇怪的黑色,让他的身体无法自行愈合。

“这是?黑暗规则?不!这是混沌之力!”

逍遥叹来到林庚年身边想要救他,但是面对混沌之力他却束手无策。

“混沌之力!你究竟干了什么!”林庚月朝着笑醉酒咆哮道。

“哈哈!做了什么?当然是吞噬了混沌的力量,然后获取它的能力,你的哥哥林庚天不也是如此吗?只可惜,他失败了,同为赤神的传承者,我真替他感到悲哀。”笑醉酒笑道。

“混蛋,你这个疯子,你的混沌之力会毁了九界的。”林庚月怒吼道:“混沌之力彼此间会相互吸引,只要九界存在混沌之力,混沌就会一直攻击九界,即便是金龙轩辕也不可能在这种持续的攻击下撑多久。”

“哈哈!我不需要九界能够撑多久,只要九界能够支撑上一千年的时间,一千年后,我就能够翻过来吞噬混沌兽,统治大千世界,成为比创世神更加伟大的神!”

“疯子!”林庚月怒斥道,然后手持长枪冲向笑醉酒,发动了最强一击。

“邪影幻杀!”

林庚月瞬间出现了上万个分身,这些分身都拥有本体一半的实力,虽然只有一般,但是这么多分身同时发起攻击,就算是金龙轩辕也要头疼一下。

“哼,邪神?说道本质,你只是创世神创造的一条恶犬罢了!”笑醉酒不屑地说道,然后将蛮夷核心放入自己胸口,然后空间震荡,将附近的邪神分身全部震碎。

“蛮夷核心!”林庚月咬着牙,蛮夷核心是创世神创造的最强兵器,再加上笑醉酒的混沌之力,他觉得这一战自己凶多吉少。

“嗡!”

空间持续震荡之后,笑醉酒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林庚月的本体身后,一手插进了林庚月的后背,从他的胸口穿出,手中还抓着一颗黑色的心脏,然后咧嘴一笑,用力捏碎。

“再见了!”笑醉酒笑道。

“不!”林庚年挣扎地想要起来,但是他的身体无法重组,根本无法行动。

“这家伙,越来越可怕了!”逍遥叹看着笑醉酒,心中充满了恐惧,她小声嘀咕道:“如果说有人可以与他相比的话,也只有他了,东方日出,你现在在哪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