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一动一动的好会吸啊

“话说回来,慕晓,木枫打败了你,你不会生他的气吧。”灵玲问道。他想木枫赢,但也不想慕晓输。

“你不是生他的气吗”慕晓戏谑道:“怎么又怕我生他的气了?”

灵玲一阵尴尬,白下来的脸又变红了。

“嗯…我是说,你要是生他的气的话,我们两个一起报复他。”

“真的?”

“真的。”

“那我偷偷的跟你说我的计划,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慕晓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在灵玲耳边说道:“我是这样打算的,比赛准备结束的时候,我们马上回家,找几个厉害的武者。木枫回家时,让他们在路上堵住他,在把木枫暴揍一顿。这样他就去不了神域学院了。你看这样,好不好?”

灵玲吓了一跳,急切的说道:“不可以,不可以!”

“灵玲不是想报复他吗?”慕晓疑惑的问道。

“可是…”灵玲有些害怕,要不是他听到这个,木枫说不定要被打死,但现在又不知道怎么圆这话,“可是…可是你想啊,找人打架是一点也不…一点也不能出气的,我觉得我们要自己报复他,不靠别人。”

看见灵玲这样,慕晓也不想继续逗她,说道:“骗你的啦!我根本没打算报复他,是逗比玩的。”

“喔,那样太好了…”灵玲如释重负。

“不!一点也不好!”灵玲揪住慕晓的耳朵,说道:“你连我都敢骗,不想活啦!”

“还不是因为你骗我说你生木枫的气。”

“你还敢顶嘴。”灵玲右手又转了九十度。

“痛!痛!灵玲姐姐,我错了还不行吗?”慕晓哀求道。

“算你识相。”灵玲放开了手。

“灵玲,你是真打算上去挑战木枫?”

“嗯,我要把他打趴下。”灵玲说道。

二人沉默了一会,离休息时间结束还有几分钟。

“你去了神域学院就没人陪我玩了。”慕晓感慨道。

“其实,我也害怕去神域学院。”

“不是还有木枫吗?”

“他又不是女孩子。”灵玲吐槽道。

“那一年后去神域学院找你。”慕晓道。

“说定了。”

“说定了!”

二人又沉默了一会,就在这时,二十分钟已过。

灵玲收拾了一下心情,换上副冰冷的面孔,其实她真的有点生木枫的气。或许不是生气,而是不高兴。灵玲跃上擂台,直接道:“五级水系魔法师,慕灵玲。”

木枫一愕,没想到竟然会是灵玲,“五级火系魔法师,林木枫。”

“战斗开始!”

“灵…”木枫本想说句话,可是灵玲已展开进攻。寒冰在擂台上蔓延开来,随之而来的是其上绽放的冰刺,一浪接一浪,逼得木枫不断闪避。

“裁判,我…”如果灵玲真想要那特殊名额,他不要也罢。他虽然能和常人有说有笑,但骨子里却是冷淡的。可是有一点,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对某些人的珍视甚至超过了自己。

“我不许你认输!”灵玲喊道:“我要和你打一场。”

木枫只好作罢,思考是卖个破绽认输好呢,还是认真打好呢。既然灵玲想认真打,那便遂了她的心愿吧。

木枫不断闪避蔓延过来的突刺,右手火元素力量凝聚。他不打算近战,害怕伤了灵玲。

又是一浪冰花蔓延过来,木枫右手一划,细长的火刃一闪而过,冰花破碎。与此同时,一条冰龙自空中俯冲而下,射向木枫。那道冰龙甚至比对付刘云的那条要大数倍。木枫正想抽身闪去,可是,他突然发现刚刚被他击碎的冰花化为坚冰缠住了他的脚。

木枫知晓已经避无可避了。他身子微微下沉,右手捏拳,小指外侧火元素力量疯狂涌动,原本的并不惹人注目的火刃瞬间发出深红的的光芒。冰龙呼啸而来,木枫猛的一拳轰上,整个身体火元素力量喷破而发,方圆三米地上的冰爆开。接着,木枫的身形消失在漫天的冰雾之中。

遭了,出手太重了!灵玲急忙收回元素力量,可攻击却收不回来,接着便看见冰龙冲击在了木枫身上。木枫哥不会受伤吧。她见木枫一直任由她出手,没有进攻,于是出手越来越重。

“这丫头也太不知轻重了”慕彦霖有点气愤,“明知木枫让她,还下这么重的手,回去得好好管教一番才行。”

“小孩子的事就别管了,平时灵玲和木枫也走的挺近,俩人还合得来,倒不至于因这点小事伤了和气。”林凡道。

“一点也不担心木枫那小子,那冰龙可不简单。”慕彦霖道。

“看看就知道了。”林凡说道。

冰雾慢慢散去,露出了木枫的身形,鲜血自他的右臂缓缓流下。那条冰龙已被火刃一分为二,但冰龙溅出的冰刃仍割伤了他的手。不过,他却一笑,心道,终于找到办法了。

见状,灵玲心里一痛,顾不得其它,急忙跑向木枫。她不想伤木枫的,只是想发泄一下愤怒。木枫哥会不会生我的气,是不是以后都不会找我了,要怎么办啊?

“停下,灵玲”木枫喊道:“你不是要和我打吗?停下干嘛。”

“可是你已经受伤了。”灵玲停了下来。

“战斗受伤不是很正常的吗?”

“可是……”

“现在,立马,给我回去!”木枫大声命令道。说罢,木枫一惊,情绪怎么突然间失控了,这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对人吼。遭了,灵玲……

“好,既然你想打,那就打吧!”灵玲也生气的吼道。果然惹木枫哥生气了吗,那好,算了,无所谓!打完,以后不去见他就是了。眼泪在他的眼眶中打转。

灵玲站着不动,水元素力量涌出,元素攻击一阵狂轰滥炸。木枫知道现在和灵玲是对不上话了,也想快速结束战斗。他蹲下身子,右掌拍地,火元素力量涌出。就在他轰上冰龙前的那一瞬间,他释放出了很强的元素力量,震碎地上的冰盖,火元素力量冲向了地下。他这才发现元素力量原来可以在擂台地下畅通无阻,并不需要因为要保持与元素力量的联系而让元素力量在地表处蔓延。

无数的元素攻击袭来,木枫压根不在意,任由它们轰在了自己身上。平常情况下,他肯定会防御,但现在就是为了快点结束战斗,好跟灵玲交谈。

就这样,木枫的身形再次隐没在在冰雾之中。

见此,灵玲稍稍冷静,木枫…哥,这家伙怎么不躲啊!她正要一步踏出,突然,周遭火元素力量盘旋而起,令她生生停下。

“灵玲,你输了。”

木枫单膝跪地,右掌贴着地面。经了一番狂轰滥炸,衣衫褴褛,身上有着血迹,像是受了不轻的伤。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输吗?”灵玲见木枫是为了给自己设计陷阱才故意承受攻击,更是生气。灵玲一跺脚,地面水元素力量铺陈,寒冰肆虐。

升腾起的火焰的确覆灭,但一张火焰巨手自灵玲后方升起。一旦这张数倍于灵玲的巨手拍下,灵玲必将受重伤。为了防止灵玲提前察觉,木枫才会先用火焰旋涡吸引她的注意。

灵玲也察觉到后方的异样,转身看去,一张三四米高的火焰巨手矗立着。见状,木枫控制着火焰巨手左右摇摆,像是在问好。只要让灵玲认输就行了,若真想进攻,早在灵玲转身前的一刹就已经拍下。

木枫打算借此逗一下灵玲开心,然而……

“你拍下来啊!”灵玲叫喊道,声音带着哭腔。

木枫一愣,火焰巨手的动作突然停下。

“你不是想报复我吗?那好啊,现在拍下来啊!”

“灵玲…你…”

见木枫无动于衷,“那好…”

接着,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灵玲整个身体扑上火焰巨手。

木枫一惊,控制着火焰巨手往后倒,与此同时,急忙驱散元素力量。所幸,当灵玲扑上的时候,火焰巨手已然化为漫天光点和细小的火焰。木枫长舒一口气,幸好赶上了。

灵玲转过身来,冷冷的看着木枫,左手水元素力量涌动化为坚冰。木枫像是知道灵玲要做什么,正想叫喊。

“够了!灵玲,给我下来!”慕彦霖震怒的声音的声音在擂台下响起。他自然知晓木枫用火焰巨手,是为了不伤害灵玲的情况下让其认输。看见灵玲手握坚冰,还以为她要继续进攻,自然愤怒。

灵玲充耳不闻,左手举起,正要划下。这在慕彦霖的眼里就好像要进攻。慕彦霖屈指一弹,一道元素力量击中了灵玲左手手腕,“砰”一声,利刃掉在了地上。

灵玲眼眶通红,眼泪随时会滑落。她死命的紧咬红唇,瞬间,鲜血就蔓延到了下巴微上。二话不说,跳下擂台,向试炼场外跑去。

“灵玲……”见状,木枫也急忙跳下擂台,对慕彦霖说道:“慕叔叔,灵玲交给我了,不要担心。还有,刚才琉璃并非要攻击我,而是要…”

木枫跑远去,慕彦霖后面几个字没听清。(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