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了一干二净

“林瑾瑜,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呐?就这么小一只,而且它还是你忠诚的幻兽,你会死?”白芷略带嘲讽,我好歹也是在S大读过书的人,我会信这种骗三岁小孩的话?

小蝎子好像听懂了什么,大概是知道白芷在嘲笑它,气鼓鼓地挥了挥大钳子,准备进入战斗状态。本来深紫色的躯壳渐变成了赤红色。白芷也没在怕的,手伸向它准备把它抓起来,准备给它来个下马威。

“别!”林瑾瑜用全身的力量喊出来,但声音还是微乎其微。

白芷没有管林瑾瑜,手继续向蝎子靠近。林瑾瑜知道,他的这只小蝎子,战斗状态的时候可能连几十头老虎或者狮子都能打得过。区区白芷一个普通女孩,恐怕连命都没了。

当白芷的手指尖触碰到蝎子的时候,林瑾瑜想阻止她,但是刚起来一点,就无力地倒下去,脑袋磕在硬邦邦的大理石地面上,有点晕,现在只能看着白芷被蝎子咬死。

奇迹发生了。

蝎子突然一下子怂了,蜷缩在一起,收起了自己的大爪子,全身好像还在发颤,像是害怕什么。过了一会,又像个小宠物一样,悄悄地爬到白芷身边,撒娇一样的蹭蹭她。

怎么会?!林瑾瑜一惊。

它可是四星幻兽啊。

“林瑾瑜,你的幻兽太弱了吧,我还没出招,它就投降了!我看它是猫吧?像只猫一样蹭我,我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白芷甩了甩自己的手腕,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拽一点,然后指着蝎子。

“喂,小蝎子,你以后要是再欺负林瑾瑜,我就打死你!听见没?以后好好听林瑾瑜叔叔的话。”

林瑾瑜叔叔……林瑾瑜差点吐血,自己才二十几啊,就被叫叔叔。

远处的叶珩莫名躺枪,表示自己也经历过这种怀疑人生的感觉。

“还有,你刚才说,你没完全驯服它?什么意思?”

林瑾瑜摊在地上,刚刚喊那一下,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话都说不出来,甚至连嘴巴都张不开。

白芷见状,直接拎起蝎子的尾巴,小蝎子倒着,很不舒服,想反抗,但又不敢。

“喂!你是不是欺负他了?快点,让他好起来!”白芷摆出一种黑道老大哥的架势。

小蝎子摊摊手,慢慢,林瑾瑜恢复正常,可以爬起来了。他稍微活动了一下,和白芷一起坐在沙发上,然后开口。

“幻兽是分等级的,一共有六级,最高级是五星幻兽,之后往下推,最低是零星的幻兽。五星幻兽很少出现,人们发现的,目前只有一只,听说是一只凤凰,叫……涅槃,但没有人驯服了它,听说去的人,就再也没回来过。零星幻兽随处可得,但没多大用处。这只蝎子,别看它小,它可是四星幻兽——。它发怒的时候,就会像刚才那样变成赤红色,而且他有剧毒,世上恐怕无药可解。”

林瑾瑜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润了润自己干的发白的嘴唇,唇上有了一点血色。

“普通幻术师都是两星左右的幻兽,三星都很稀有了,更别说了,当初我为了找到四星幻兽,差点丧了命。遇到,当然不能让它跑了,然后几乎用了整条命打它,但它没有完全屈服与我,我当时太心急了,怕之后不能把它收入囊中,就擅自提前收起来了。起初还好,它还没恢复过来。因为要使幻兽变成自己的,要用自己的一部分魂魄进行绑定,它还没有被我完全驯服,最近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开始吞噬我的灵力和魂魄了。”

“诶那为什么蝎子怕我啊?”白芷指着自己,满脸问号。心里就是各种期待,林瑾瑜快夸我快夸我,我连你打不过的四星幻兽都打过了,哦不,还没打,它就怕我了,快夸我。

这才是我最疑惑的啊,林瑾瑜皱紧眉头。如果说之前奶糖那次是巧合,那再加上这次……连四星神兽都惧怕她,可就不是巧合那么简单了。可白芷是个女人,压根不会幻术,为什么幻兽的行为都如此反常?白芷啊白芷,你一个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没什么,可能看你是一个不会幻术的女人,让让你罢了。”林瑾瑜喝了口水,轻描淡写地说道。然后起身。

“又或者,它可能比较怜惜狗狗?”林瑾瑜对着白芷笑了一下,诡异的感觉又回来了。确认完毕,这肯定是林瑾瑜!果然跟林瑾瑜聊天,他三句不离白芷是狗。

“对了林瑾瑜,你听过《吱吱》那本书吗?”

“那本书都停止出版了,我估计是找不到了。一本散文集,有什么好看的,估计买的人都扔了,图书馆都不一定有。”

“这么说,你是有的咯?”

“你问这干什么?想进军文学圈?”

“……对。”

“那我建议你去看看其他的书,那本散文集没什么好看的。”

“……你知道那本书是谁写的吗?”

“白岷啊,当时红遍大江南北的人物,幻术的发现者推广者,长老级别的人物。”

“你就不觉得这里面会有很多幻术的秘密吗?”

“当初出版的时候,大家都是这么想的,所以销售火爆,很多书店都是供不应求。但买回来细读之后,才发现,这可能真的只是一篇散文集,哪有什么幻术的秘密,只不过是他和自己的女儿吱吱的故事罢了。等等……白岷……白,吱吱……芷,你是白岷的女儿?!”

“……嗯。所以你能找到那本书吗?”

“我这倒是有一本。”

“快给我!”

“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只要你把书给我。”

“把幻术的秘密原封不动地告诉我。”

“你的房间还是那间。”林瑾瑜上了楼,走的时候林瑾瑜想了想,刚才自己的样子一定很难看。

“刚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哪件事?”白芷歪头。

“……我快死了的那件。”

“噗哈哈哈林瑾瑜你是不是怕说出去面子不保啊!啊哈哈哈我终于抓到你的把柄了!你放心,只要你惹我不开心,我肯定把你今天的丑样子传出去。”

林瑾瑜脸都绿了。

白芷信守承诺,去旅馆搬了行李办了退房手续就直奔林瑾瑜家。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得来,谁让爸爸从小教导我要做一个诚信的人。该死,又提到了……

怪不得自己刚才一直左眼跳,这句话真的准,但总有种自己被打脸的感觉。如果时光能倒流,我一定会在第二天林瑾瑜不在的时候来拿书。那样好像更像小偷了?!

第二天是周日,白芷准备睡个懒觉,前几周辛苦工作,早出晚归的,黑眼圈都有大大一圈了,可一定要今天补回来。

计划又泡汤了。

林瑾瑜又是一大早锻炼完就把白芷从被窝里揪起来。

“你一个大男人,随随便便进女生的房间,你好意思吗你?信不信我叫小毒毒咬你哦!”

“小毒毒……这名字可真够恶心的,果然狗狗的审美和人不一样。”林瑾瑜话锋一转,“《吱吱》你还要不要了?”

“……林瑾瑜大人我错了。”

白芷跟着林瑾瑜,进了林瑾瑜的房间,对着一排书架。

“哦我知道了,这是不是说一声芝麻开门就能开启这个!这个好玩,让我来!”

白芷推开林瑾瑜,站在书架正中央。

“芝麻开门!”

安静,没有任何事发生。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味道。

林瑾瑜白了白芷一眼,走到边上移了一本书。

门开了。

白芷愣在原地,难道是自己看的电视剧啥的看错了?明明电视里机关密道都是喊芝麻开门的啊。这位同学,莫非你看的是儿童动画片?

“你进不进来?”林瑾瑜走近去,有点不耐烦。

白芷也跟进去,里面还有好几楼,旋转楼梯旋转上去,每层都是精致复古的书架,各种藏书都有。

“林瑾瑜……没想到你喜欢看这种书……”白芷指着几本封面花花绿绿的书。

《霸道总裁爱上我》《误入龙床》……

“……收藏而已。”

对的,林瑾瑜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就是收藏,是我自己打开方式不对,我认错。重来!

跟着林瑾瑜上到第三层,白芷大概看了一眼里面的书,都是关于幻术的。诶呀,早把我带到这就好了嘛,我天天学习幻术,保证不出十天半个月我肯定是全世界最厉害的幻术师!

“Robot,帮我查一下《吱吱》在哪里。”

借着高科技,林瑾瑜很快找到了《吱吱》,抽出来递给白芷,指了指那边的座位。

“诺,就在这读,读出来什么告诉我。”说完就准备走。

“诶诶诶,你别走啊。留我一个在这里,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我还有工作要做,先走了,午饭什么的Robot会给你解决的,你就在这里乖乖读书就好。”

林瑾瑜说完就走,不给白芷任何挽留的机会。(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