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绑住的美女

“这个问题就交给我吧。”

男人的声音温和而有力量。

春野樱和分身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金发男子的身影凭空出现,微笑着向她们走了过来。

几乎是见到他的瞬间,春野樱便认出了他的身份。

波风水门。

鸣人的父亲,第四代火影。

“您好四代火影。”春野樱微微一笑。

水门也是点点头,淡淡一笑:“你们好,小樱嗯们。”

他走到两人身前。波风水门真人比漫画中还要帅气,气质也跟想象中的一样,温暖和煦,平易近人。

若是在穿越前的世界,凭这样的外型条件,水门完全可以出道去做一个偶像了,不需要什么技能,光站在那里淡淡地笑着,就能让无数少女尖叫一个晚上。如果情商再高一些,能说些得体的话,指不定又是另一条爆红的男版锦鲤。

“对于我出现在这里的事情你似乎早有意料。”水门不经意地扫了一眼宇智波樱的眼睛,对本尊说道。

春野樱点点头。

她望着不远处看似陷入沉睡的九尾,淡淡地说道:“嗯,之前在跟鸣人修炼尾兽形态的时候,我就隐隐感知到你的存在了。”

“作为父亲,在儿子体内留一些后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春野樱别有意味地瞥了四代一眼,“毕竟,九尾是你亲手封印到鸣人体内的!”

水门苦笑一声。

他当然听得出少女话语背后的情绪。

那是春野樱以作为鸣人的队友以及挚友的立场,对他表达的不满。

说实话,如果没有体内这只九尾,鸣人确实会少受很多罪在鸣人的体内,水门能看到很多东西。然而在当时九尾之乱的重要关头,他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根据一些模糊的预感,给儿子选择了一条充满磨难但最终会一片光明的道路。

“作为父亲”水门眼神一黯,叹了一口气,“我让鸣人吃了很多苦头呢!”

“我对不起他。”

少女微微摇头:“那倒不必这样说我觉得鸣人不会在意这个。他只是在意,您和尊夫人没有能陪伴他成长起来而已。”

四代火影一下子沉默了。

少女的话,正好击中了水门自认为最对不起鸣人的地方。

不是给鸣人选择了一条艰难的道路。

而是在为鸣人选择了这样的道路之后,没法给予他父爱和母爱,没法陪伴他成长。

春野樱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连连干笑起来,想要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哈、哈!其实鸣人这些年过得也还不错,而且也渐渐成长起来了,变成值得信赖的男子汉了!您应该为他骄傲才对!”

四代笑了笑,也很快从那莫名的情绪中走了出来,感概了一句:“是啊!鸣人他”

说话间,因为查克拉渐渐恢复,鸣人伤痕累累的身体突然在这封印空间中具现出来。

水门的话卡在嗓子里,看着遍体鳞伤的鸣人,在场的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下来。

“鸣人”

春野樱默默地走到仍然昏迷不醒的鸣人身边,蹲下身子,握住了他的手。

她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该道歉说声“对不起,我来晚了”吗?

还是心疼他“辛苦你了”?

抑或是责怪他,太过冲动太过一根筋,竟然开启了自己都无法掌控的尾兽模式?

“鸣人开启到第九条尾巴时,我没有阻止他。”水门低声说道,“因为当时他还处于清醒的状态。”

“鸣人并非受到了九尾的蛊惑,在迷迷糊糊中进入到第九条尾巴的状态,而是非常清醒地知道,他必须从九尾身上借取更多的力量,才能击败强大的敌人,保护自己和佐助。”

“这是他的选择。”

男人垂着眼帘,回忆着不久前发生的那一幕。

鸣人的眼神中带着决绝的光辉,义无反顾地接受了九尾的力量。

鸣人知道这样做的风险,知道自己有可能永远也无法再醒过来,但为了胜利,为了保护佐助,为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他毅然决然地做出了选择。

春野樱能体会那种心情,那种赌上自己的性命、怀着死在战斗中的觉悟冲上去的心情。

在刚结束的与佩恩的那场战斗中,她何曾不也是这样想的?

相似的心境,相似的感情。

唯一不同的是,春野樱对自己更自信一些,相信自己能赌赢这场攸关性命、风险极大的战局鸣人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生出九条尾巴之后,还能否再次醒来

所以才更显壮烈。

所以才更震撼人心。

默然之中,水门重新书写出卦封印,将九尾彻底锁死在鸣人体内。

他的身影开始变得恍惚不定。

“您的查克拉已经不多了,叔叔。”春野樱叹了一口气,“这里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就可以了!把最后的时间留给鸣人吧,四代。”

四代火影微微一愣,转头望向少女,释然一笑:“也好你真是个温柔的孩子,谢谢你了,小樱!”

樱只是轻轻摇头:“您客气了。这点小事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尽到一个朋友的责任罢了。”

“不,”水门肃然说道,“我指的是,谢谢你这些年陪伴鸣人的成长”

“好了,我该说再见了。”

“加油吧,小樱!”

最后一刻,他抬起手,对着少女竖起了大拇指。

“有缘再见,四代大人!”

春野樱挥手道别,目送波风水门化作一阵破影,消散在空中。

现实中。

处理完一切之后,少女终于坚持不住,猛地咳嗽几声,嘴角溢出了鲜血。

“那股巨大的辐射能量,相当的不听话呢!”

她小脸煞白,嘴角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分身宇智波樱却是被她吓了一跳,连忙扶住摇摇欲坠的少女:“你别说话了,赶紧回去疗伤吧,就喜欢逞强,真是的!”

对着另一个自己,春野樱也无需搞什么表面功夫,直说道:“我得回湿骨林找蛞蝓仙人养伤了。这边,佐助和鸣人”

“你就放心交给我吧!”分身满口答应下来。

春野樱无奈地摇摇头。

她才放心不下来呢。

克隆分身这个术表面上看完美无缺,只需要微小的代价便能得到战斗力很强大的分身,也不存在什么克制手段,非常好用,但实际上却蕴含着极大的危险。

正如一句老话所说,世上没有完美的术。每一个术都有它的缺点或者弱点!

而克隆分身的最大优点是它使用了真实存在的克隆体作为分身,它的最大缺点亦是如此。

完好的健康的会自发地慢慢地滋生精神,乃至成长为灵魂,当一个分身拥有独立的和独立的灵魂时,它便再也不是分身,而是另一个独立的个体!

另一个春野樱。

当两个春野樱存在于世界上时,谁才是真正的小樱呢?

心理稍微阴暗一些的忍者,根本不敢用这样的术,分身也会思考,也有自己的想法,本尊凭什么让分身去拼命,焉知分身会不会突然反戈一击,把本体干掉,取代本尊的位置?

春野樱一向把克隆分身管控得很严,每次用完便解除这个术,避免分身成为独立的个体。但这次

她却要主动留下宇智波樱。

但春野樱没有选择。他们三人组要么受伤要么昏迷要么疲惫,不把分身留下来,发生个万一怎么办?

想了一会,樱叹了一口气。

“那就拜托你了。”她拍拍分身的肩膀,接着又转向佐助,“佐助,之后就由她暂时替代我照顾你们了我会尽快回来的!”

佐助坐在地上,虚弱地点点头。

交代完这事,这边的一切总算圆满地画上了句号。

之后的事情,便之后再说吧!春野樱也管不着许多。

“逆向通灵术!”

在陷入昏睡之前,她所看到的最后画面,是湿骨林壮丽的酸湖。

“这么快就找到比自然能量更强的力量了吗?”蛞蝓仙人雄浑的声音从半空中隆隆地传来,“人类前进的速度,真是令人畏惧呢!”

“不过,贸然将这么强大的能量吸入体内,可有得你吃苦头了,小樱”

后面的话春野樱就听不到了。

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第十五卷,完。22(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