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再进奥运八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永远敬畏那些,为了你的生而自己去死的人!——楚天涯】

.

光兴二年的chūn夏之交,宋金两国的战争打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十六个月之久,燕山府的争夺战仍然没有分出个高下,双方将士死伤无数,活着的疲惫不堪。

战争打到这个份上,已经不是将帅的谋略与士卒的勇武能够完全左右胜负的了。两国都尽起倾国之力来打这一仗,持久的鏖战打的是兵马钱粮,拼的是结合国力!

楚天涯之所以隐忍了七年才决定打这一仗,就是因为他早早就认定了战争胜负的最终归属,要由结合国力来决定。当初他之所以携帝亲征去平定江南的康王叛乱,也就是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内忧,再合力对抗外患。

事实证明,楚天涯的这几步棋还是走对了。

燕山一役旷rì持久,金国的本土终究是贫脊的,拼不过坐拥富饶中原与江南大宋。他们砸锅卖铁咬牙死抗,这么些年来依靠劫掠四方、推翻辽国积累下来的这份家业,很快就在燕山一役烧了个一干二净。相比之下,大宋的国内总体是宁静和平的,光是这一年来的税收和皇粮就足以支撑岳飞的北伐军再吃三年!

如果不是金兀术这个“天才”在燕山府全力抵抗住了岳飞和马扩的合围,金国早该是一败千里土崩瓦解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胜负的天平向着有利于大宋的一方倾斜。

就前线的双方将士们来说,一年多的选征与战斗,早已让他们没有了最初的火热激情。熬到现在,都是在咬牙坚持。大宋的“募勇士诏”颁发了半年就撤消了,太多的青壮前来投军,朝廷无法全部的安顿和武将他们。半年之内,河北三镇与太原云中各添十余万后备役。加上出征在外的三十多万大军,大宋投入这一场战争已经共计将近六十万人马!

反观金国这一边,他们投入了举国之兵四十万,先后又从其他庸附部落和周边各国征发十余万援军前来,投入总兵力也将近六十万了。

双方兵力超过百万在燕山汇战,史无前例。

每每得知金国增兵,楚天涯非但不忧,反而暗喜。因为他知道,金国在燕山府投入的兵力越多,他们的国力消耗得越快,后勤也就更难保证。与此同时——他们的内部和后方就更加空虚!

虽然大宋也快要被这一场战争压得喘不过气来,但大宋的优势就在于家底雄厚幅原宽广,江南一带这么多年来可是没有遭受什么战乱的,那里有大宋至开国起就积攒下来的无数钱粮。这个时候正好拿来投入战备!

光兴二年五月,消失在人们视线当中许久的老将宗泽,突然“横空出世”,他在早前平定江南斩露头角的张叔夜、时立爱等人辅佐之下——率领一支从未公然露面的大宋水军,悄然从登州出发横跨渤海直取金国东京,辽阳府!

金国不是没有准备,他们早就料到大宋有可能从水路攻击。但是,女真毕竟是起于白山黑水之间的马上民族,他们用骑兵横扫了河北摆平了辽国,几时又会真的重视海岸?就算有水军,他们又能有多少战斗力?

和岳飞一样,老将宗泽和张叔夜都已经韬光养晦得太久了。就算是河北打到如火如荼,他们也像往rì一样恪守楚天涯的号令,不敢邀战不敢招摇,安安心心的在潜心cāo练。

直到楚天涯觉得时机成熟,一声令下,早已按撩不住的大宋水军像一头出匣猛兽,直接从登州跨海而击猛扑辽阳,从这里撕开了一道血淋淋的口子,硬生生的开辟了宋金大战的,第二战场!

随着宗泽与张叔夜在辽阳的成功登陆,战争的天平就被彻底打破了。辽阳府身为金国的东京陪都,可以说是他们的老剿会宁府最后的壁垒。宗泽和张叔夜率领的水军突然出现在这里,让整个金国陷入了空前的恐慌!

如果他们攻陷东京,那么就将直接面对会宁府,直接就能去捣毁金国的心脏,活捉他们的皇帝完颜吴乞买!到时候,就算金兀术在燕山府打胜了又能怎么样?整个金国都将灭亡,金兀术即将变成丧家之犬无根之萍!——而且,只要阳辽府陷落,远在燕山的金兀术的粮道和后援就将彻底断绝,他想要就此打胜岳飞,根本不可能!

阳辽登陆,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金国,兵败如山倒!

金兀术不得不放弃了燕山府这个国门桥头堡,挥师回援。岳飞趁势拿下燕山,并与马扩等合兵一处一路乘胜追击,势如破竹扩境千里,直抵辽阳!

到这时,岳飞总算是实现了他在历史上没有实现的豪言——直捣黄龙,与诸君痛饮耳!

到这时,任凭金兀术再如何惊才绝艳,也不可能凭一己之力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危难。

女真人很快丢了辽阳府,再次溃退千里躲到了白山黑水之间,守着他们最后的老剿,会宁府。

此时,严冬已至。辽东的冬天,不是大宋的军士们所能相像的寒冷。天公如此,非人力所能奈何。于是大宋的北伐军并未深入追击,而是依照朝廷号令在燕山府及辽阳府一带养兵歇息,以图来年再战。

到这时,两国之战其实胜负已分。金国不仅仅是吐出了当年侵占的辽国的所有领土,还把本钱都输了个一干二净。从金兀术被迫败逃燕山府、回援辽阳府开始,他们在气势和战机上就全落了下风。岳飞与宗泽一路趁胜追击如同砍瓜切菜,收复无数城池与百姓不算,还杀了金国十几万兵马!

退守会宁府躲到白山黑水之间,再次回归到金国建国之前的荒蛮状态,是女真人没有选择的选择。

至此,大宋的北伐军也成了强弩之末。从河北、太原、云中和登州,一路杀到天寒地冻的辽东,大宋女足再进奥运八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的将士也都累到不行了。更有许多人从征太久生出疾病,水土不服诸多疫疾。

远在朝堂之上的楚天涯等人也心中有数,想要跑到白山黑水之间把女真人安全剿灭,也是不现实的做法。就算是真的将他们的政权一锅端了,灭族也是不可能。两年来,在楚天涯的一手策划之下,刚刚休养了七年的大宋“穷兵黩武”,很快又将家底打空。仕人百姓已经颇有微辞。再这样耗下去或许能赢,但是难保大宋内部不乱。

楚天涯知道,见好就收的时候到了。照现在这情景,五十年之内女真人难得再以咸鱼翻身——五十年后怎么样?那该是子孙们的事情了!

于是,战胜国大宋,主动向战败国金国,提出了和盟!

弱国无外交,战败之国,更无外交可言。这一次楚天涯提出的外交和盟,远不是以往的模样。大宋强令金国去掉“金”之国号,倒退回原来的“渤海国”国号,去帝尊,改国王——从此,成为大宋的附属国!

同时,还得交出以金兀术为首的几名重要战犯,其他诸如缴纳岁币,自然不在话下。

起初女真人当然是抵死不从的。长达三个月的谈判谈下来,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

三个月的谈判,给了宋军足够的时间来进行补给、休养生息。很快,四十万大军集结于辽阳府,在岳飞的统领之下,准备对女真发动“最后一击”。

女真最后的将军金兀术咬牙顶上,在济州宋瓦江一带与岳飞血战了一场。

这是大宋与金国,最后的一场战争。

其实单论谋略战力,这时的宋军未必就真的比金军强大多少。但是金兀术打败了。归根到底,女足再进奥运八强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女真人已经是人心涣散军无斗志,再加上金国的内部也早就生出了分岐,主和派的声音越来越大。

随着战事的进行,金兀术肩膀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因为大宋指名道姓是要“交出战犯完颜宗弼”,很多人认为他到了现在不投降,就是因为一己之私。他一天不胜,身上承受的压力和怨言就越多一层。

终于,金兀术败给了岳飞。或者说,败给了大宋超强的结合国力,败给了来自于女真族内部的不信任!

宋瓦河一役,金兀术输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他带出来的二十万大军,几乎死了一半,其余不是带伤被俘就是临阵脱逃。

眼前之景,正应了那一句——兵败如山倒。

金兀术,拔剑自刎。女真族最后的将军,阵亡了。

宋瓦河一役后才过了三天,金国皇帝完颜吴乞买自缚走出会宁府,带着他的文武臣工和皇后子嗣们,到岳飞的大营里,投降了。

至此,建国十余载横扫万里战无不胜的大金国,宣告灰飞烟灭。完颜吴乞买以及前来投降的一干人等,被押送洛阳。剩下的女真人划归到渤海国治下,由傀儡国王、原女真投降派宰相完颜昌统治。

光兴三年chūn,大宋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和平。

楚天涯陪同大宋天子,在洛阳宫里接见了吴乞买一干人等。吴乞买被封为善德郡王,赐宅永居洛阳,再也不可能回到他的白山黑水之间。

那里已经没有了兵锋劲锐的女真铁骑,只有实行文治的渤海国。就连渤海国的王位继承人选,也不由他们说了算,非得是由宗主国大宋来指定。

大宋版的“一国两制”,在楚天涯的一手策划之下,粉墨登场。

有趣的是,大宋都已经平定了金国。可是西域那边,耶律大石和西夏国以及西域诸国之间,却是闹到了水火不容,烽火连天战不休。这些国家时时派使臣到洛阳来拜见楚天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请魏王主持公道。”

所以,魏王仍然很忙。除了要料理诸多的国家大事,还要调停这许多的西域小弟,还要对宗泽、岳飞这些人在占领区的各项重要事由,进行批示。

回到家里,魏王更忙。他已经是十几个女人的丈夫,是七个孩子的父亲。

光兴五年chūn,楚天涯来到太原祭祖。这一次与之同来的除了和上次同样的人——萧玲珑和焦文通等人,还多了柔福帝姬、仙菲公主和楚天涯的七个孩子。

长子龙城郡王楚克捷,已经十三岁,能够骑马弯弓,吟诗作对。

一行人来到了太原城,北门。

楚克捷看着眼前的苍茫太行和悠然晋水,问道:“父王,当年您就是在这里抗击金人的吗?”

“是。”楚天涯眯着眼睛,仿佛回到了当年那个烽火飞扬尸血横陈的rì子。看一眼身边,萧玲珑的脸上浮现着和他一样的微笑。

“当年的太原城里,真的有过人吃人吗?”楚克捷问,“王老令公(王禀)传授给父王的枪法,就是闻名已久的王家枪吗?还有父王时常念念不忘记的孟七伯,孩儿能够见到他吗?”

萧玲珑哑然一笑将楚克捷拉到一边,“你的问题太多了。”

“是,母妃,孩儿知错了。”楚克捷一向都很是孝训,知书达礼。

“王妃,克捷问的这些事情,都是他应该知道的。”楚天涯说道,“前事不忘,后世之师。孤不希望我们的后代只知道吟风弄月,却不懂创业之艰难。克捷,你的封邑就在太原,孤命你这次祭祖之后在这里多留半年,多长长见识。最重要的,多去了解一些当年太原之战的情况。”

“孩儿遵命!”楚克捷欣然应诺,眼神之中兴奋闪烁。魏王家的世子,一向被管教得很严,除了文学武功,他要学的东西远比一般的孩子要多。能够有半年的时间独自在外“深造学习”,对他来说就像是飞鸟脱笼。

萧玲珑想阻止一下,犹豫片刻后放弃了。一来,楚天涯决定的事情没有谁能改变;二来,孩子即将chéng rén,多学一点东西、多了解一历史,的确不是坏事。从楚天涯的这一次安排可以看出,他对克捷这个长子是寄予了厚望希望他成才的。

“有不懂的,去青云堡找人讨教。”楚天涯突然说道,“去了那里,放下你的架子,忘记你是什么世子郡王。你只须记得——你是一名前去求学的学生!是一场血战后生还下来的幸存者!那里埋着许多,为了你的生,而死去的人!——你要怀一颗敬畏之心,去拜访青云堡!”

“孩儿谨记!”楚克捷小心应诺。他很少看到他父亲,这样认真严厉的对他下达一个,让他有些“听不懂”的号令。

“敬畏!”楚天涯自语了一声,深吸一口气长长的吐出,“永远记住这两个字!”

“是……”楚克捷更是茫然。

萧玲珑拍拍他儿子的肩膀,“你要像你父王一样,敬畏每一个战死在这里的人,无论是同袍还是敌人!”

“敬畏每一个正在努力维护大宋如今天下之和平的,能人志士!”

“敬畏你身在的每一寸国土!因为说不准,它就曾被鲜血漂染!”

“敬畏你身处的这一段历史!因为每一刻,它就有可能成为传奇!”

“最要记住的,是永远敬畏你的父王!——因为他是大宋天底下,最伟岸的男人!”

……

(全书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