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弟身高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傲世所在的炼体鼎炉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一片片绯红云霞从鼎炉内排出围绕着紫sè气柱,直达上天。村长及一众长老早已被惊傻了,一天之内出现两个天赋体质都已经堪称为奇迹了,可是看傲世的天赋体质似乎远远没有那么简单。火云绕柱,直达上天,天命之人将会显现,这是战族的老祖宗说过了一句话,被记载入祖训之中,此时一些老一辈人突然想起了这几乎已经快要被他们遗忘的一条祖训,脸sè立马变得jīng彩起来。一些长老级人物立马打起了小算盘,傲世本不是本族子弟,而是外来者,竟然他是天命者,不如将战雪这种天之骄女许配给他,将傲世紧紧地与本族捆绑在一起,难道战族还怕将来不能重现上古时候的辉煌!!?他们这些长老立即眼神互相示意,明显都想到一块去了。

紫sè光柱上迟迟不浮现字体,这可急得战族老一辈人物直心痒痒,你说你这不是故意吊我们胃口嘛。

鼎炉空间内的傲世谨慎的走在金sè道路上,他感觉自己每走一步通往远处金sè神座的道路,身体就强上一分,这种改变虽然很微小,不过却也令得傲世欢喜不已,以他现在的肉身要想得到改变可是非常难得,特别是还没有副作用的改变。想着想着,傲世又想去吸收刚开始的紫sè火焰,他眼神越发明亮,突然周围空间一颤,在傲世面前虚空处浮现出两个大字——休想

傲世一阵无语,心里不平道,用得着这么吝啬吗。不过却也知道无法改变现实,大跨步般的走向了金sè神座。每一步都使周围空间荡漾起金sè涟漪,他的身体也在慢慢蜕变,由最开始的肉sè转为淡黄sè,就在傲世的脚步停靠在金sè神座面前时,他的身体忽然转化为金黄sè,散发着阵阵神曦,傲世惊呆了,看着自己的肉身越发的感觉不现实,似乎自己肉身只是暂时的,不过这应该是自己以后肉身大成的样子吧。周围鼎炉意志暗暗点头,觉得这孩子真是天纵神材,在这种情况下竟然没迷失自我,还能看清假象,果然不简单。

傲世眼睛突然转向了那个金sè神座,立马被吸引出了,他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主攻杀伐,肉身强者不断冒出,他依靠自身的肉身力量不停的屠杀,好像是在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他杀得天昏地暗,rì月颠倒,在他眼中,世间一切都可屠,世间一切皆可杀。他化身为杀魔,一脚震破天地,损落无数生灵,一掌支开天地,制造无数空间裂缝,将生灵吸入进去,永世不得超生。

在这个世界中傲世的头发慢慢花白,眼睛也被染为血红,他仰天大笑,在他脚下臣服着无数种族,他一个哈欠就可使得下面的无数种族立马惶恐,眼神惊惧不定,手脚颤抖。他享受着这种感受,同时他内心生出一丝悲哀,似乎,似乎,这不是自己,这不是真正的自己。这个念头无限放大,傲世仰天大吼,rì月被震碎,这片空间倒塌,生灵中除了他全部灭绝,他吼着吼着,双眼竟然流出了血泪,分外吓人,最后傲世也不知道这么回事,竟然力竭,最后逝去,消散于宇宙间……

现实中,傲世眼睛中闪烁着九彩光芒,神座也不再是单纯的金黄sè,而是周围淡红起来,慢慢鲜红,一滴滴鲜红液体从神座上滴落,惊呆了鼎炉意志,鼎炉意志心中也是惊惧不已,他只知道在它诞生之初这张神座就是金黄sè从未变sè,而现在神座变sè,竟然让他最深处的本源恐惧不已。

傲世眼中九彩光芒闪烁不断,忽然傲世身体猛地一震,九彩光芒立即散去,转而代之的是一片清明。傲世心中震撼不已,好像自己真的就是幻境中的那位杀魔一样,他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颤抖不已,虽然那是幻境,不过杀了那么多人,傲世依然心中后怕不已。他看向神座的目光不再纯洁,而是带着一丝敬佩,在他印象中,这个神座似乎是那位杀魔的征战时的座位。

傲世一点也不惊奇神座由金黄sè变为血红sè,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本该如此。

傲世犹豫了,他想坐上去,欧弟身高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不过不知道有什么后果发生,万一他也变为那个杀魔屠变天下人怎么办?这个世界可是有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他不想亲手杀死他们,他想他们永远活下去,陪他一起永远活下去。

血红神座似乎知道傲世的想法,当即一颤,一道血红sè光芒将傲世包裹住,傲世的意志又来到了一处不知名的空间。

还是那位杀魔,不过此时的他是一位凡人,他有着自己深爱的妻子和和蔼的父母,他每天辛苦种田,支撑着这个家,rì子虽然艰难和清淡,却十分幸福,可是有一天一群强盗闯进他家,在他的面前将他的父母杀去,在他的面前,将他的妻子凌辱,他无能为力,只有抱头痛哭,强盗欧弟身高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们嘲笑着他的没种,他不敢反驳,强盗们要杀了他,他跪地求饶,最后强盗们大笑着远去,留下了一个孤独的他。

他浑浑噩噩的靠着家里今生的仅剩的干粮度过了两天,就在他要死的时候,一位踏天而行的强者来了,他可怜这位年青人,将他救活,给他吃的,并且还传他神秘修星法,男子感谢不已。

最后,男子得偿所愿报了仇,可是他已经回不去过去的rì子,他听别人说,当力量达到一定程度时是可以逆转时空,救活逝去的人们。男子有了目标,他慢慢强大,当他力量达到巅峰时,他尝试着逆转时空,可是却发现,他父母和妻子的灵魂早已散去,早已没有了自身dú lì的意志,他恨,他哭,他当时没有力量拯救他们,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的无助和孤独,男子成魔,一位杀魔就这样诞生了……

傲世意志又回到了现实中,两行清泪从他眼角流了出来,他为那人的不幸感到痛苦,他胸口内有一股气无法释放,只能靠哭来为那人践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