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口供无翼全彩漫画

背影,只是一个简单的转身,就已足够,但看着背影的人往往都是要承载着巨大的悲痛,因为只要转身了,就是别离。【全文字阅读】

雪墨怔怔的站在原地,晶莹的泪水就像掉了链子一般濡湿了她的脸颊,渐渐地顺着她的下颚滴溅在了地上,激荡出一层层漂亮的水花。

金色的阳光带着一丝温暖将它融化在空气里。

顿时感觉浑身无力,喉咙处渴的有些发干。

拿起挂在胸口的‘墨心’,紧紧攥在手里,好像是要把她融化在手心中,望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说:“言曦,对不起----”

开口,声音竟是那样沙哑。

虽然无数个对不起都抵消不了她对他的伤害,可是,除了对不起,她究竟还能说什么?

他曾告诉她,永远都不要对他说对不起三个字,可是今天,她违背了承诺。

冷家的别墅里,一贯的安静,一贯的冷清,树枝上的落叶伴随着微微的冷风不断摩挲着路面,带起一层层涟漪,犹如飞雪飘零,听似毫无章法的‘沙沙’声宛然在这无音的周围却显得极为珍贵,好似一曲随意悠扬的乐曲,美妙中带着极大的震撼力。

灯光明亮的楼梯口,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清脆不失协调的优璇出曼妙的细碎声。

这时,光鉴可人的大理石地板上响起一声又一声如鬼魅般高跟鞋踩踏在地板的声音,几乎盖过了原先轻盈的脚步声,缓缓踱至而来。

在身体相遇的那一刻,那人仿佛就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眸底显露出一丝喜悦:“小姐。”

名贵的水晶吊灯之下,露出一张妆容精致的娇颜,微卷的浅棕色长发顺着她漂亮的轮廓垂顺下来,慵懒的披散在身后,淡淡的光线映衬着她细腻如瓷的肌肤像是镀上了一层粉。

黑色的紧身包裙将她玲珑有致的肌肤衬托的无与伦比,绣在领口边缘处的黑色蕾丝更是一种妩媚的诱惑,十分性感的冲击着你的视觉。

今天是她父亲冷天浩的葬礼,平常人遇到了这样的事首先肯定会大哭一场,来减轻内心中的悲痛。

即使是从小生存在明争暗斗的豪门家族中,也要滴几滴眼泪来装装样子。

可是,这里安静的似乎有些不像样,除了她身上的这件黑色蕾丝的包裙意外,家里还是一如往常的装饰和摆设,好像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小事。

不,只是对冷心蓝一个人而言,连给他建造一块墓碑都已经算作是客气的了。

淡然的小脸上没有出现一丝失去父亲时的悲痛,因为造成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就是她自己,更不要说奢望她会施舍一个表情给他。

可见,她对冷天浩的恨意有多深。

冷天浩的死,对外界造成了不小的轰动,为了顺利的掩盖事情的真相,冷心蓝就对外宣称是父亲因生意上的事,意外突发疾病,导致死亡。

因为在那场火灾中,冷天浩的面目早已被火烧的面目全非,难以辨认,所以,她更不用担心别人会怀疑她。

有谁会怀疑一个从小对父亲唯命是从的乖乖女是杀人凶手呢!

爱情和亲情注定要从中选择一个的话,她毅然的选择了爱情。

她的视线停留在悦姨文丝未动的餐盘上,过于冷淡脸庞终于漾起了一丝波痕:“他一直都是这样吗?悦姨。”

闻言,悦姨立马就明白了心蓝话中的那个‘他’指的是谁,慈祥的双眸中顿时充满了心疼:“是,小姐,少爷从老爷的葬礼上回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饭也不吃,任何人都不见,少爷性格一向执拗,决定的事没有人可以改变,可这样下去身体肯定熬不住的。”

“悦姨,麻烦你去把这些饭菜拿去热一下,我送去给他。”

“可是--”悦姨微微犹豫了一下,双眸里划过一丝担心。

小姐刚刚处理完老爷的后事,往后这么大的家业又要靠小姐一个人支撑着,身体如果因为这点事累垮的话,那她岂不是成了罪人?

手指撩了撩垂荡在额前的发丝,澄澈的眸心此刻笑意泛滥,胸前的蕾丝随着她的动作,散发着一种娇柔的妩媚。

心思细腻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悦姨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她笑道:“悦姨,你放心吧,以前这么多枪林弹雨的日子都熬过来了,这点累对于我来说不算什么,况且往后家里的事还需要靠我一个人,我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让自己倒下呢!”

“你呀!”她十分宠溺的看着心蓝,就像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那般:“总是有那么多理由。”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